一年中的哪个时间去日本旅行最好呢?When Is The Best Time To Visit Japan?

 

一年中的哪个时间去日本旅行最好呢?

 

秋天

媛梦之旅团队选择秋天来日本旅行是因为在秋天我们可以欣赏到秋叶的美色。虽然今年日本的秋天比原计划来的晚了一些,但是我们还是在十一月份的时候看到了一些绝美的叶子。尽管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我们在十二月上旬也还是看到了这些叶子的身影。北海道的叶子颜色变的要早一些,因为北岛的天气要比南岛更冷一些。

春天

因为能欣赏到樱花的美,所以春天的日本非常受游客欢迎。在春季,无数日本人及游客都会蜂拥至各个公园及花园 ,就是为了欣赏小路两旁的花海,淡粉、玫瑰红、以及白色的花朵交错陈列、美轮美奂。不过,真正的花季却会受天气的影响,所以与预期相比,开花时间可早可晚、很难预测。同时,花期也很短,所以很难说在你的路途中一定能够看到樱花绽放。

夏天

选择在夏天来日本游览有时会让你感觉不是那么得舒服。从六月开始一直到九月底,日本都是阴雨连绵、炎热且潮湿的。更糟糕的是,夏天是台风最恶劣的季节。

冬天

日本的各个滑雪圣地纷纷会在冬季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对于那些想要在冬天来日本的人来说,这些地方日益受到他们的青睐。每年二月份在北海道的首府都会举行札幌滑雪节(Sapporo Snow Festival)。有了积雪和冰雕的助阵,这里俨然已经成为吸引游客的又一胜地。

 

请跟随我们下面的视频来欣赏日本美轮美奂,五彩缤纷的秋叶吧。

 

 

乌鲁鲁(艾尔斯岩石)— 澳大利亚的红色中部

 

At the end of May 2017, Uluru stood as a silent sentinel over an historic summit of the First Nations of Australia. They had come from across the continent and the Torres Strait Islands, 250 community leaders. At the end of 3 days of deliberation, they issued a powerful and beautifully crafted document, entitled Statement From The Heart. It rejected symbolic recognition. Speaking from the “ torment of powerlessness” it demanded a constitutionally enshrined Indigenous voice in government decision-making. It also called for a Makarrata Commission to supervise agreements with government and lead the way to a treaty.

And so another dimension was added to the political, cultural and spiritual significance of Uluru.

Uluru is one of the few places in the world to have been awarded dual World Heritage recognition  – for both its outstanding natural values and outstanding cultural values.

On our trip to the Red Centre of Australia, we found extraordinary beauty, cultural richness, and new perspectives on this iconic Australian landmark.

We began with the perspective on Uluru from the distance,  at both sunrise and sunset. In the darkness of early morning, we watched as a dark shape outlined by the first rays of the sun began to loom over the flat plain. By day, we saw a monolith, 9.4k in circumference, rising up 348 metres from the semi-arid desert that surrounds it. Both the rock and the sand are stained a deep red by the iron oxide in the earth. Late afternoon, we watched from afar as the sunset coated Uluru pink, then rich purple colours.

But nothing really prepared us for the shock of seeing Uluru up close.

It is not a uniform lump of rock. As you walk into it, you discover oases with vegetation, waterholes, waterfalls, caves with rock art, gullies and rocks sculptured into remarkable shapes. Changes of light, shadow and perspective bring with them continuous shifts in appearance, an impression of movement at odds with the idea of a stolid monolith.

In the tranquility of the Kantju Gorge, we were enclosed by towering rocks that spectacularly changed from yellow to gold, orange to ochre, pink to purple, and brown to grey.

This breathtaking physical perspective is only a part of Uluru. We began to see that there is another more compelling perspective. We began to learn about the Anangu, the Aboriginal people who are the traditional custodians of Uluru and the country around it, and we pay our respects to them.  Their traditional languages are Pitjantjatjara and Yankunitjatjara. Carbon dating on caves, shows that indigenous people have lived in this area for at least 22,000 years, and possibly 30,000. Elsewhere in Australia, there is evidence of Aboriginal habitation dating back to around 60,000 years, making them one of the oldest human societies on earth.

Traditional custodianship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our concept of land ownership. It is not personal possession, but public, common responsibility to care for the land, its flora and fauna, and to carry on that care from generation to generation.

For thousands of years, the indigenous people have passed down the knowledge of how to survive on the land and how to survive as a community. But they have not written it down. There are no written texts. There is no sacred literature. They have no Bible, Koran, Sutras, Vedas or Chinese Classics that have guided the survival of other peoples.

It is an oral tradition that has sustained the Aboriginal people with a strong culture in Australia for 60,000 years, in some of the harshest terrain on earth.

The landscape is their sacred text.  The land is endowed with sanctity. Aboriginal spiritual heritage, history, laws, culture, knowledge, geography are all embodied in the land.  They read their land – its shape, its contours, its plants, animals and birds. And they express this connection to the land through songs, stories, ceremonies and art.

The foundation of the culture is called Tjukurpa – Creation – when the ancestors, changing shapes between humans, animals, birds and spirits, roamed the formless land. Their travels, battles and experiences gave shape to the land and created its distinctive topography and all life. As well as  creation stories, Tjukurpa is a body of knowledge governing human behaviour and care of country.

According to Tjukurpa, Uluru was formed by Two Boys. They were playing at the Kantju waterhole, piling up mud until it was the size of Uluru. The long channels and gullies on the southern side of Uluru were formed when the Two Boys slid down from the top on their bellies, dragging their fingers through the mud.

The python woman, Kuniya and the poisonous snake man, Liru, are other ancestors who shaped Uluru and left visible marks. Signs in the rock chronicle their struggle and the places where the grieving Kuniya struck Liru dead in vengeance for spearing her nephew.

When visiting Uluru, you are not just walking amongst boulders and rocks. You are following the path of the creation stories that the Anangu continue to celebrate. The spirits of the ancestors are believed to still dwell here so it is considered sacred, and parts of Uluru are closed to the public.

The initiation of the young into the complexities of Tjukurpa continues. And in caves in Uluru, grandfathers pass down knowledge to young boys, drawing on the cave walls as a teacher in any other classroom would illustrate on a blackboard. In separate caves, women elders pass on women’s business to young girls.

It is an ancient culture that is still alive and still defines the indigenous people.

Another new perspective we had on Uluru was looking up to the desert sky – the stark blue of the sky by day and the sheer brilliance of the night sky. Since tourist and local accommodation is concentrated in a particular area, the township of Yulara, electric lighting does not blot out the stars as it does in cities.  You can look up and clearly see endless swathes of stars shining directly above you.

Uluru is within the Uluru – Kata Tjuta National Park which covers 327,414 acres of Australia’s desert outback. In 1985 title deeds to the land were handed back to the Anangu, and it is managed jointly by the traditional owners and Parks Australia.

The Cultural Centre in the National Park is very beautiful. Built from mud bricks, it represents the two ancestral snakes, Kuniya and Liru. Inside, there are outstanding exhibits about Anangu culture, and you can purchase original indigenous artworks. The bookshop also provides information on a variety of walks around Uluru. Different tour companies also offer tours.

Since Uluru is a sacred site, climbing the rock is disrespectful. It is also dangerous, so visitors are requested not to do so.

The best times to go are during the Australian winter and spring, when the nights may be freezing, but the days are mild. In summer, temperatures can be extremely hot with outdoor activity limited to the morning hours.

The hotels all belong to one group so there is not much competition, but there is a range of accommodation from camping to 5-star tents and hotels.

Our photos were taken only where permissible. To see each photo separately go to our Gallery page.

Photography – Rosalie Zycher & Augustine Zycher

Video editor – Augustine Zycher

Music – Albare  CD  ‘The Road Ahead’  title track www.albare.info

 


 

 

 

日本记事 – Notes on Japan

 

媛梦之旅刚刚在去年年末完成了第一次日本之旅。2016年,访日的游客达到了两千万人次。随着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临近,去日本旅行的游客更是将会大增。大家可以欣赏到日本奇幻的美景,感受日本独特的风情。

我们选择在秋天时节,探访了北半球上的四大岛屿:北海道、本州、九州和四国岛,还有包括宫岛在内的一些其他小岛。

在接下来一系列的旅游微博中,我们将会与您分享我们参观过的一些景点以及我们在这段旅行中一些独特的体验。

在日本这个国度里,人民对于外国人的态度都是相当的礼貌,并且乐于伸出援手帮助外国游客,特别是那些愿意花力气学上几个日语单词的人。尽管英语并没有在日本普及,但是语言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当你需要指路或搭乘公交的时候,你会发现带着善意和将你的目的地与住宿以日英两种语言写下来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你们能喜欢我们的《日本记事》。下面的视频即为《日本记事》的开头篇。同时也希望我们的经历能给为您带路,引导您来领略这个美丽岛国的风光。

 

 

Ningaloo Reef

澳大利亚尼加卢礁


在澳大利亚的海域里我们可以寻找到这些壮丽的珊瑚礁。不过它们不是来自我们所熟知的澳大利亚东海岸的大堡礁,而是来自西海岸的尼加卢礁。着实奇怪的是,虽然这片礁脉在去年被评为世界遗产,但是却鲜为人知。

尼加卢是世界公认的最壮观的珊瑚礁群之一同时也是最后一片依旧保持原生态的珊瑚礁群。在尼加卢栖息着220种珊瑚以及500种热带鱼类。我对于这样一片拥有富饶的独特海洋生物并鲜为人知的地带充满好奇。

带着这份好奇,我潜入海底与它的鲨鱼,大海龟,黄貂鱼,儒艮以及无数令人惊艳色彩斑斓的鱼群一起畅游。

 

事实上,尼加卢是世界上最长的近岸礁之一。因为它怀抱澳大利亚多岩的西北海岸线远郊一角,所以乘船观赏实为上佳之选。

我在尼加卢航海(Sail Ningaloo)处为自己订了一个为期5天的52英尺双体船航行。这次旅行我偶遇了一位来自英国的独立航海探险者—凯特。她是唯一的一位同行者,也是一名女性,她航行经历广泛,足迹遍及北极、南极以及加拉巴戈斯群岛。她此行的目的就是在珊瑚礁中潜水。
我选择了用通气管潜水。在此之前我从未尝试过通气管潜水,不过这并无大碍。潜水教练指导我穿好潜水服并教会我使用通气管,然后我便滑下轮船跟着他们潜入海底。

青绿色的海水通透无比,峡谷中精巧玲珑的珊瑚霎时映入我的眼帘。与此同时,我的周身也游弋着一群形态各异五彩斑斓的鱼群,它们的队形千变万化令人称奇。

一直以来,我都迷恋在自然纪录片中看到的那些绿色的大海龟。现在我万分激动因为终于有幸可以在他们中间畅游一番甚至可以和他们中的一些近到咫尺。直到他们发现了我,拍打着鳍肢匆匆游远。这时有两头儒艮慢慢游近,我异常兴奋,因为这些体型奇特的生物真的是难得一见。
nigaloo reef sailing

不过鲨鱼、黄貂鱼就可怕多了。虽然他们告诉我珊瑚鲨对人不感兴趣,但是当几头珊瑚鲨急速向我游来的时候我还是不禁屏息凝神直到他们游走。而黄貂鱼则是非常难觅的,因为他们会躲藏在海底纯白的沙子中,然后突然跃起,抖落身上的沙子,如离弦之箭般迅速游远。

当我们在甲板上闲逛时,我们就会看着鲸鱼游过,看着它们从呼吸孔中喷射出水柱。此时正值白鲸和座头鲸在6000平方米的尼加卢海域进行他们一年一度的迁徙。一天,一头母座头鲸和她的孩子靠近了我们的船。凯特和我立刻停止了讲话生怕把他们吓跑,而事实恰好相反,我们越对着他们说话,他们就越靠近,最后母座头鲸游到她孩子的身下将他驼在背上让他更好地看看我们。真是一群高智商又充满好奇的动物呵。

 

每天我可以用通气管潜水两次,每天我都看到完全不同排布的珊瑚丛,甲壳类动物,哺乳动物和鱼。

当我不在海底时,我就躺在甲板上读书,时不时地看看有没有鲸鱼,蝠鲼鳐,海豚或是海龟。

躺在我船舱床铺上最美的事便是看着初升的旭日慢慢点亮舷窗外的大海。

这是一次适合女性的旅游。即便我做的是以前从未做过的事,但是我感到安全、舒适而且也不感觉别扭或者感觉像是一个女人自己出游。这是一个去亲近和享受这个世界的这份独特美丽的绝好方式。

 

备注:最后一刻订的确认航程有的时候会被取消。

尼加卢航海(Sail Ningaloo)最近刚获得了由西澳旅游局颁发的生态旅游银奖和探险旅游铜奖。

 

潜水中看到的珊瑚丛中的儒艮、海龟、黄貂鱼、鲨鱼以及色彩绚丽的鱼类,请在影片中欣赏。

感谢尼加卢航海(Sail Ningaloo)和Prue Johnson的海底照相及摄影。Augustine Zycher编辑


更多信息:http://www.sailningaloo.com.au
查看大地图

卡卡杜国家公园 – 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 澳大利亚北领地 – Kakadu National Park, Northern Territory, Australia

 

作者 Jacinta Agostinelli

卡卡杜国家公园之不走寻常路

我女儿吉纳维芙现居在达尔文,她在附近的土著社区内工作。我曾经让我女儿带我去一个她最喜欢的景点。她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加拉邦弥(Jarrangbarnmi)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她想应该能成为带着母亲和妹妹安娜一起去游览的一个理想地点。因为我对于土著文化以及其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很感兴趣,我以前总是想找一处圣地去参观。而在此之前的一次旅行中,我们已经去了几个在卡卡杜国家公园内更受欢迎的地区。

 

Jacinta hiking

Jacinta hiking

在八月份的一个周五下午,我和我的两个女儿离开了达尔文。在离开达尔文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在玛丽河(Mary river)护林站的钥匙箱内找到了我们的钥匙。在我们开车回家还钥匙的过程中,我们停下来研读了片刻这张记载了当地文化和考古历史的巨型故事板。

 

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

Two upper pools

Two upper pools

 

位于北领地卡卡杜国家公园东南部,加拉邦弥是坐落于达尔文324 公里外的一块进入有限制的区域。这里只有在干旱的季节游客才允许进入。因为加拉邦弥地处偏远山区,并且其在文化和环境方面的影响也非常重大,所以游客一定要提前申请许可(申请许可最长可能需要七天的时间)。想要在这里游玩,你必须有一辆较高的四驱车。手机在这里是没有信号的(所以只有你感觉自己适合并且可以接受这种环境再过来玩)。另外,这里没有可以直接饮用的水,并且游客们要遵守严格的游客指南。旁边的营地里有环保厕所和壁炉,厕所产生的废物可以作为燃料。因为我女儿平时会因为工作或休闲的原因去偏远的地方玩,并且她还是一些偏远地区的救护车志愿者,所以和她一起旅游我很放心。鉴于此,我只建议那些在澳大利亚有这种到偏远地区游历经验的游客或者有此类经验的人陪同的游客来这里游览。对于游客来说,尽管去加拉邦弥玩要花费很大的精力,但是在这里他们绝对会有所收获。

 

Swimming at pink pool

Swimming at pink pool

 

如何到达

我们沿着一条崎岖的四驱车的轮胎印开进灌木丛中。因为当时正当旱季,灌木丛非常的干,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沿途中穿过了两条小河。许多土生土长树木的叶子正在飘落,这让我想到了原来现在还是“秋天的时节”。卡卡杜是一片不老的土地,拥有着几千万年的历史。这些都表明它具有高度的适应性,才可以生存至今。实际上,这里的生态系统非常的微妙,几乎没有留下什么余地可供我们人类进行干扰。一旦我们失去了它,可能再也无法重新恢复这里天气,土地以及万物间紧密契合的关系。尤其是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Koolpin Gorge),它很好地反映出了这个微妙的平衡关系。当我们到达这里时,天色已暗,所剩无几的光线仅够我们支起帐篷和做个晚饭。

第二天我们在营地看到了指示牌,指示牌上警告说当地原住民的土地已经越过了边境线,另外在一些特定的水域中还有鳄鱼,所有游客下水游泳前不可以涂抹防晒霜。因为气温已经快超过三十度了,所以宽沿的帽子和保护性的衣物都是必需品。我们打包了野餐午饭,泳衣和足够供当天饮用的水,之后就向着峡谷出发了。

 

池子和水洼

Vegetation pool

Vegetation pool

尽管这里没有标记好的小路,但是踩着岩石、沿着小溪的河床就可以到达加拉邦弥境内众多的池子和水洼。植被池(Vegetation Pool)是途径的第一个水塘,但是游客不得入内,这是因为这里是个神圣的地方,彩虹蛇便栖息在此。鳄鱼也会在此出没。在峡谷的深处,有另外四个池子,分别是粉池(Pink Pool),黑池(Black Pool)和两个更小的池子。如果你想把所有的池子都看个遍,那你的身手就要足够的敏捷,不然就无法攀爬众多的岩石,尤其是如果你想要到看到最里面的两个池子。游客要量力而行,只攀爬至自己力所能及的高度和深度。

这片世外桃源相对封闭,沿着水洼水塘走就不太容易走丢。我们将这些池子当作向导,花了一整天时间在池子里和池子旁边游玩。小鸟儿们频繁的冲击着水面,在安全返回树上之前在水面上迅速的小呷一口。除了能看到小鸟、昆虫和听到鹦鹉的声音外,我们再也听不到和看不到其他的动物。这里安静而昏暗,天上的星星明亮而美丽。尽管我们藏匿在这黑暗而偏僻的地方,但我没有一丝的恐惧或害怕。互相陪伴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原住民的圣地

我们知道我们处在一片神圣的土地之上,考虑到这附近的社区,并且怀着敬畏之心,我们决定不要随便向灌木深处闲逛了。大多数来游览加拉邦弥的人都对原住民文化和环境也感兴趣,因此,游客们都对这里的人和土地充满敬意。

当我们处在这一片神圣的原住民土地上时,我们有那么一种感觉。当我躺在静止的阴凉下,或感受着冰凉的溪水抚过温暖的肌肤,亦或是聆听着那些狂乱拍打的小翅膀发出的轻微的响声,都让我感受到了周围的神圣,让我不禁对其肃然起敬,发自内心的想去关心它。这令我们对大地赋予的如此美妙的礼物充满感恩之情。

* * * *

照片由 Jacinta Agostinelli 提供

 

 

澳大利亚的内陆地区:昆士兰卡穆威尔 派特•麦克弗森

 

 

 

      在澳大利亚,牧牛人是一个标志性的形象,在诗歌、民谣、绘画及文学中得到不朽传颂。

       在澳大利亚的内陆地区,牧牛人就是这里的传奇,这种关系就如同牛仔在美国西部所刻画出的标志性形象那样。

       但是如今在内陆地区,真正的牧牛人已经为数不多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公路列车和直升机。

       我的朋友,现年82岁的卢克•麦考尔(Luke McCall)就是那些为数不多的传奇的牧牛人之一。在半个多世纪里,他和成千上万头牛马一齐穿越澳大利亚广袤的大地。他热爱这样的生活,也深爱着他的这些伙伴们。他从未把这样的生活视为流离失所、危险重重或者与世隔绝。

       我的老朋友当卢克•麦考尔经常会讲他牧牛的经历。曾经有一段时间,他连着九个月每天都要坐在马鞍上,每晚都要轮流看守牧群。

       但那些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而现在卢克也是澳大利亚仅剩的不足80位牧牛人之一。每年,这些剩下的牧牛人都会前往昆士兰的卡穆威尔(Camooweal)参加一年一度的“牧牛人扎营节(Drover’s Camp Festival)”。每年八月的第四个星期的周末,他们都会千里迢迢赶来参加这个活动。

       每年我都会开车送我的朋友卢克去参加这个活动。

卢克最近非常喜欢赶时髦。但是对我来说,这是一趟7000公里的旅程,耗时大约三周。我们会住在我能找到最好的汽车旅馆里,同时得保证卢克每天都能有两次透气休息的时间,一次是吃午饭,另一次就是每晚来一顿不错的晚餐。他的那些在内陆的睡在地上、就着茶吃干面包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也发现到他这个年纪,是该稍微享受享受了。

       “牧牛人扎营节”纪念的是卡穆威尔作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牧牛群中心所流传下来的传统。当时这里的牧牛人会把1000至1500头牛从大型的牛场(驿站)一路驱赶到澳大利亚西北部的金伯利地区、北领地以及昆士兰。 牛群们走过2000公里,穿越最恶劣、最炎热、最干旱但同时也是澳大利亚最美丽的地区,从西澳到昆士兰州及南部地区,最后到达铁路和肥沃的土地。

       牧牛人有数十月的时间是在旅途中渡过的,他们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他们仅靠牛肉、干面包和茶度日,同时还要与严寒和烈日作斗争。

       这样的牧牛方式持续了一百年。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这种方式骤然发生了改变。在短短的几年中,牲口的铃铛声就被摩托车的响声所替代了。叫做公路火车的长卡车被引进,从而取代牲口成为拉货进出市场的工具。那些由牧牛人带领牲口驮东西的日子已经变成了历史…… 但是,他们并没有被人们所遗忘。

       在卡穆威尔,人们产生了一种情结。它是由多个元素所组成的,包括一片室外的活动区域、一座纪念牧牛的博物馆、一个放置从前牧牛人肖像画的画廊以及一片扎营的广场。每年,年老的牧牛人都会聚集于此,重现那些值得回忆的日子。成千上万的人都会前来加入他们的队伍,参加各种庆典活动。

       我们欢迎每个人来参观。您可以借此机会见见这些传奇人物,感受一下澳大利亚内陆地区的文化遗产。尽管这个活动一年只举办一次,您可以在一年中的任何时候前来参观这里的博物馆,同时这里还有很多其它的活动,可以带您领略澳大利亚不同的内陆地区以及牲口驿站。

欲知更多内容,请访问droverscamp.com.au

派特•麦克弗森(Pat McPherson)是维多利亚州一名退休的护士。20世纪60年代,她是西澳金伯利地区Fitzroy 红十字会“澳大利亚内陆任务(Australian Inland Mission)”的一名护士。她定期会前往被她视为“内心故乡”的内陆地区。

 

 

 

 

 

 

 

佩吉·古根海姆和威尼斯 – Peggy Guggenheim In Venice

 

佩吉·古根海姆(1898-1979)为20世纪现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比拟的贡献。但是在她死后的37年间,误解和偏见仍然萦绕在佩吉·古根海姆的故事中。大多数的评论都将她的角色定义成“现代艺术的接生婆”,但是却又轻蔑地把她描述成一个不知疲倦的性瘾者。

 

她可以慧眼识英雄,并且懂得如何在伟大艺术家成型的阶段中培养并塑造他们,但这经常被人认为仅仅是男人告诉她如何做的结果,而不是出自她自己的判断和与生俱来的品味。

现如今,坐落于威尼斯大运河旁的佩吉·古根海姆藏品纪念馆已经成为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这里典藏着她于1938年到1979年间收集到的珍品。这些20世纪欧美的艺术品和雕塑的杰作包括了毕加索、波洛克、恩斯特、达利、克利、布拉克、曼·雷、夏卡尔、蒙德里安、考尔德、

贾科梅蒂、康定斯基、杜尚、康吉和米罗的作品。

佩吉·古根海姆在1948年买下了韦尼耶·莱奥尼宫(Palazzo Venier dei Leoni),一座建于18世纪的宫殿。在接下来的30年里,她将这里当作她的家,画廊以及艺术先锋们的“沙龙”。那些最聪明和最开明的人都聚集于此,他们中包括了艺术家,知识分子和作家。在这其中有贝克特、乔伊斯、斯坦和庞德。他们是她的朋友,她的情人和她的伙伴。

 

 

她整个一生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购买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以赞助和支付佣金的形式支持他们创作出新的作品。她在伦敦,纽约和威尼斯发现了三家画廊并将它们作为平台,有效地帮艺术家们打响了国际知名度。

在1938年的一场文艺活动中,佩吉·古根海姆第一次作为开拓者开始扮演她的角色。在伦敦,她开办了她的第一个画廊,尽管当时已经初见战争的苗头。当时她到欧洲去购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的作品,那时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很便宜,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急于卖掉他们的作品逃离纳粹的统治,也是因为根据那时的艺术评判基准,这些作品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多大价值,这其中就包括了毕加索、达利、巴拉克、蒙德里安、布兰诺西和莱热的作品。当佩吉请求卢浮宫将她购买的作品同他们的展览品一起安全地运走时,卢浮宫以作品不值得挽救的理由而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不得不通过她自己的方法将这些作品掩饰为居家用品从而搬离出欧洲。之后她在她伦敦的画廊里展出了这些作品。

在战争期间,她搬回了她从小生长的纽约,并且在1942年开设了她第二个画廊“当代艺术”。这个画廊立刻成为了纽约当代艺术中最令人振奋的地方。在这里,她向美国人民展出了她的立体派、抽象和超现实主义艺术的收藏。另外,波洛克、马塞韦尔和罗斯科及许多其他美国艺术家也在这个史无前例的画廊里第一次向公众展示他们的作品。波洛克当时仍然在做木匠,佩吉·古根海姆借给他钱让他去买了栋房子并且建了一个工作室,她还付佣金给波洛克,请他为她纽约的新公寓花一副巨大的壁画。

佩吉·古根海姆支持了这些来自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先驱者,并且在美国的第一次艺术运动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艺术运动也在国际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她同时也是另一项重要活动的领导者。早在1943年,她就在她纽约的展览馆中展出了《31个女人》,这是一场女性艺术家的展览。而在之后的1945年,她又一次举办了一场献给女性的的展览,该展览名为《这个世纪的艺术女性》。

战争结束后,她关闭了她的画廊并离开了纽约。到了1948年,威尼斯在双年展中为她提供了一整个展馆来展示她的藏品。“我感觉到了整个国家都在支持我”,她说。从那之后,佩吉·古根海姆就在威尼斯落脚生根了。

她于1979年去世,之后她的房子和收藏品被赠予了所罗门阿古根海姆基金会(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佩吉·古根海姆长眠于她生前旧屋的土地中。

*  *  *  *

 

幻灯片摄影师和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 笛子版《Amara Terra Mia》

 

 

亚瑟港, 塔斯马尼亚 – Port Arthur, Tasmania

 

亚瑟港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

 

当你第一眼看见它时,它给你的印象也许是那些伫立在起伏山峦上的英式豪宅和在错落在田园诗画般海港边郁郁葱葱的花园。但事实上,亚瑟港是英格兰最可怕的罪犯流放地之一。这里被它的建造者副总督乔治•亚瑟(George Arthur)刻意营造成为一个恐怖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对反动者进行强迫劳役和严厉惩罚的地方,那些违反规定的人在这里要受到不间断的监视。罪犯们奴隶般的劳动不仅仅是要建造亚瑟港的公共设施,更是为这个新殖民地建造一个制造大楼。

同时,亚瑟港也是基于闻名遐迩的监狱改造家杰里米•本瑟姆(Jeremy Bentham)的理念而实施创新型刑罚试验的先驱地。这包括通过教导罪犯贸易或者耕种来努力改造他们。

 

亚瑟港本来是用来对付那些最不容易屈服的累犯,那些别的监狱无法制服的犯人。但是只有9岁的小男孩们却也被送来了这里。你也可以参观普尔角(Point Puer),这里是大英帝国建立的第一座青少年监狱。在这座半岛上,年纪小的男孩和成年男性是分开关押的。这些男孩会接受一些教育,学习贸易,但也还是要做体力劳动。

 

建成于1830年,亚瑟港在当时被认为是无法逃离的地方。它坐落于塔斯曼半岛上一处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位于霍巴特的主要聚居地的南面,它是由仅仅不到50米宽的带状土地连结到大陆上的,况且这条唯一可能让人逃离的带状土地还被饿坏了的疯狗们所占领。亚瑟港也是完完全全的被海水所包围,只有很少的罪犯懂得如何游泳,并且他们还被告知周围的水域里面有鲨鱼。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罪犯成功逃脱了。

 

这里曾经是澳大利亚最难进入的地方,现在却成为塔斯马尼亚州最受有课欢迎的地方。

 

 

 

亚瑟港还是一座试验新惩罚措施的监狱。除了一般像鞭笞和节食之类的体罚之外,这里还引进了一系列心理上的惩罚方法。

 

当你步入教堂时,你会被那些木质长椅和洁白的墙面的美丽所震撼到。你不会轻易发现,那些长椅之所以被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罪犯在祷告的时候看不到其他人,也不会被别人看到。尽管这些监狱的长椅本该是让罪犯们在精神层面上有所提高,可是他们还是被用来让罪犯们受罪了。

 

这里有一个被叫做“沉默疗法”的感官剥夺体制。罪犯的头上会罩上一块头巾,并且他们不能说一句话,这里的地板和墙壁经加工后也隔绝了一切声音。罪犯还会被长期囚禁在完全黑暗的单间里。许多被关在单间里的罪犯后来都因为缺少声音和光线而被逼疯了。这么看来,旁边的屋子就是精神病院还是很方便的。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亚瑟港现在已经被列在了世界遗产名录上。这里的花园和森林里有超过30栋建筑。

花点时间好好的参观一下这里,因为这里有太多可以看的东西了。你需要花时间来感受、欣赏这里的美。去欣赏大自然的美,也去欣赏由罪犯建造的雄伟建筑的美。这里有按原貌忠实还原的建筑,也有一些定期粉刷的建筑,比如像监狱长的住所,医生的住所,监狱以及教堂。穿行于这些重建的建筑你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这段历史,因为你不仅可以想象到这些囚犯们的生活,还可以想象到这里军官以及他们妻儿的生活。

 

游览这里有个新颖的方式,那就是当你到达亚瑟港时,你会拿到一张带有真实罪犯姓名的卡片。这样你就能通过这种互动展览的方法来追溯犯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和体验犯人的命运。这种联系将那些这里居住过、受过苦的以及其他可能被遗忘的人都以独特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亚瑟港于1877年关闭了,它所拥有的超过一个世纪的悲惨历史也随之逐渐消失在周围景物的美丽与祥和之中。但是正好20年前,这个田园般地方的平静再一次被暴行和悲剧所打破。

亚瑟港变成了一场大屠杀的发生地。包括游客和员工在内的35人被杀,23人受伤。塔斯马尼亚人马丁•布莱恩特(Martin Bryant)被判有罪并被判处35次终生监禁,不得假释。这场屠杀促使澳大利亚政府随后即颁布了更加严格的枪支管理法令。

 

 

塔斯马尼亚塔斯曼岛游船 – Tasman Island Cruise, Tasmania

 

游船的速度很快,海面也常常是波浪起伏。坐在船的前排,这快感仿佛是乘坐过山车。波涛让你时而上又突然下。如果你坐中间或者靠后的位置,整个航行会比较平稳,当然了,这取决于天气。所以,你可以根据坐在哪里来选择你想要的航行体验。

 

但是,无论你坐在哪里,塔斯马尼亚东南部海岸线的风景是非常壮观的.

媛梦之旅就搭乘了由Pennicott Wilderness Journeys公司承办的塔斯曼岛游船。

看到那令人敬畏又极其美丽的悬崖峭壁,船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很兴奋,内心也充满喜悦。

 

但突然间,我能够想象到200年前的人会对这些相同的悬崖峭壁作何感想。这些悬崖是那些来自英格兰的囚犯看到的关于范迪门土地(塔斯马尼亚)的第一样事物,在那里,他们将开始他们一生,或者是几十年的奴役生活。

 

当他们的船驶出迷雾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高达300米的巨大高墙,这些高墙是南半球最高的。灰色、荒芜,辉绿的岩石历经超过2.9亿年的时间,已经演变成为狭窄的垂直褶 。这些景象对于我们的视觉来说是令人害怕的,但这些景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地质奇观。

 

 

我们驰骋于拱门间、穿过径深的海蚀洞、经过低处的空隙和瀑布。我们的船漂浮在躺满无数海豹的岩石平台旁,与世无争的海豹们趴躺在上面,有的好奇地看着我们,有的则不以为然。在船上的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自由自在,因为我们从一片海域看到另一片海域—从塔斯曼海到环绕南极洲的南大洋是那么的轻而易举。

 

我们是从霍巴特乘坐公交开始我们的旅程的。当我们穿过鹰颈峡(Eaglehawk Neck)到达亚瑟港(Port Arthur),司机给我们介绍了臭名昭著的景点“恶狗之路”(Dog-line)。在19世纪,从亚瑟港到塔斯马尼亚大陆这一片狭长的土地上,饥饿的恶狗等在路边袭击附近流放地试图逃走的囚犯。

 

我们在一个码头下了船并穿上了红色的防水夹克。然后,我们登上了一艘时尚的生态巡洋舰,它是为适应崎岖的塔斯马尼亚南海岸破涛汹涌的海面而定制的Pennicott公司船只之一。这些长约12.5米的开放式刚性充气艇可分层容纳43名乘客。

 

当我们出海的时候,信天翁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塘鹅,海鸥,燕鸥和仙锯鹱扫过浪花。海鹰和鹰隼守望在悬崖的上方。海豚陪伴船只左右,但现在不是观看鲸鱼迁徙的季节。这里的海岸线、多种多样的海洋生物以及海鸟都是塔斯曼国家公园(Tasman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

 

多种多样的野生动物、美丽的海岸线以及从一片海域驰骋至另一片海域的快感,都使这次体验成为最奇妙的经历。

这条线路,以及Pennicott Wilderness Jouneys公司运营的到布鲁尼岛(Bruny Island),已经多次赢得了旅游业的奖项。

 

照片: Rosalie Zycher 和 Augustine Zycher

视频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塔斯马尼亚玛利亚岛 – Maria Island, Tasmania

Maria Island: Historical, Geological and Natural Wonder

玛利亚岛:历史、地理以及自然的奇迹

 

玛利亚岛(Maria Island)在澳大利亚历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这里是澳大利亚野生动物的避难所。这里不仅有美丽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一片地质奇迹。

在殖民时代到来之前,土著居民会定期登上玛利亚岛,那里仍旧保存着他们出现过的证据。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欧洲访客是捕鲸人和捕海豹者。之后到了1825年,这里成为了澳大利亚领土上由英国人设立的第一批流放地之一,这里甚至比臭名昭著的亚瑟港(Port Arthur)更早。

如今,它已经成为那些受到威胁的自然野生动物的”野生动物方舟”了。

这里是观察袋熊,小袋鼠,小型树袋鼠和树丛大袋鼠自然习性的最好的地方之一。他们可以无拘无束的漫步,因为岛上不允许出现任何车辆,商店或是宾馆。我们偶遇了一个母袋熊和婴儿袋熊。算上引进的觉鹅(Cape Barren Geese),这里有超过140种鸟类。

游客可以在这里参观和短期停留,但是应该是不能够在玛利亚岛长期居住的。

 

 

玛利亚岛沿着海岸线的地质构造所带来的复杂美令世界各地的地质学家心生敬畏。在近海岸搭乘小船是欣赏这些构造的最佳地点。

沿着海岸线的旅途让我们欣赏到了包含着许多古代化石的高耸的石灰岩化石悬崖的壮丽美景,被砂岩装饰的悬崖由于被氧化铁附着,染上了极为美妙的彩色斑点,那便是红赭石色和灰色。我们还见到了3亿年前由冰川滴落形成的名为坠石(Drop)的岩石。在这里,就算形成时间最晚的岩石也要早于恐龙出现前1亿年。

小船经过一条由悬崖倾泻到海里的瀑布,悬崖的外部由美轮美奂的钟乳石构成。我们进入了一个镶嵌着化石的深洞,尽管里面很黑,但通过照相机魔术般的镜头,明亮的粉色、绿色、棕色和金色的石头像蛋糕的千层一样展示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里有丰富多样的水下生命,包含了海豹和海豚。当我们对着海水望眼欲穿时,一条飞鱼一跃冲出了海面,它闪着光芒的鱼鳍伸展开来就像翅膀一样,它的这一跃就高出了水平面一米,在重新潜入海里前它飞过了差不多15米的距离。我们都被这一幕震撼了,导致都没来得及掏出我们的相机,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艘小船上的其他人之在前一周捕捉到了跟这条飞鱼一样的画面。

壮丽的白色新月和由蓝绿色海水充斥的古朴的海湾构成了玛利亚岛的轮廓。从小船上,我们能欣赏到纯洁无暇的沙滩,然后在达灵顿(Darlington), 我停靠在其中一个码头。这些沙滩上的沙子是由与坐落于塔斯马尼亚弗雷西内半岛(Freycinet Peninsula)的世界著名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一样的白色花岗岩构成的。

 

Darlington

达灵顿

达灵顿是在世界文化遗址上列出的最早的罪犯聚居地之一。我们花了些时间在这里周围参观。英国在19世纪中期抛弃了这块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殖民统治者在更加偏远的阿瑟港建立了罪犯聚居地。一些早期罪犯的住所仍然还在达灵顿,不过现在已经被用来当做游客的宿舍了。

漫步穿过达灵顿保存完好的壮丽的大楼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除了最早期的罪犯用的大楼,这里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比如说由满怀希望的移民者在19世纪建造的咖啡宫殿(Coffee Palace)。当时这里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们没能维系住他们的居所, 但是他们留下了令人着迷的印记。在一些著名人士的见证下,包括像由于参与1848年年轻爱尔兰叛乱运动而被流放在这的爱尔兰民族主义领导人William Smith O’Brien, 他们赋予了玛利亚岛丰富多彩的历史和自然景观。

 

除了Karen Dick拍摄的飞鱼(Flying Fish)外,所有照片均由Rosalie和Augustine Zycher拍摄。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