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吉·古根海姆和威尼斯 – Peggy Guggenheim In Venice

 

佩吉·古根海姆(1898-1979)为20世纪现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比拟的贡献。但是在她死后的37年间,误解和偏见仍然萦绕在佩吉·古根海姆的故事中。大多数的评论都将她的角色定义成“现代艺术的接生婆”,但是却又轻蔑地把她描述成一个不知疲倦的性瘾者。

 

她可以慧眼识英雄,并且懂得如何在伟大艺术家成型的阶段中培养并塑造他们,但这经常被人认为仅仅是男人告诉她如何做的结果,而不是出自她自己的判断和与生俱来的品味。

现如今,坐落于威尼斯大运河旁的佩吉·古根海姆藏品纪念馆已经成为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这里典藏着她于1938年到1979年间收集到的珍品。这些20世纪欧美的艺术品和雕塑的杰作包括了毕加索、波洛克、恩斯特、达利、克利、布拉克、曼·雷、夏卡尔、蒙德里安、考尔德、

贾科梅蒂、康定斯基、杜尚、康吉和米罗的作品。

佩吉·古根海姆在1948年买下了韦尼耶·莱奥尼宫(Palazzo Venier dei Leoni),一座建于18世纪的宫殿。在接下来的30年里,她将这里当作她的家,画廊以及艺术先锋们的“沙龙”。那些最聪明和最开明的人都聚集于此,他们中包括了艺术家,知识分子和作家。在这其中有贝克特、乔伊斯、斯坦和庞德。他们是她的朋友,她的情人和她的伙伴。

 

 

她整个一生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购买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以赞助和支付佣金的形式支持他们创作出新的作品。她在伦敦,纽约和威尼斯发现了三家画廊并将它们作为平台,有效地帮艺术家们打响了国际知名度。

在1938年的一场文艺活动中,佩吉·古根海姆第一次作为开拓者开始扮演她的角色。在伦敦,她开办了她的第一个画廊,尽管当时已经初见战争的苗头。当时她到欧洲去购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的作品,那时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很便宜,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急于卖掉他们的作品逃离纳粹的统治,也是因为根据那时的艺术评判基准,这些作品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多大价值,这其中就包括了毕加索、达利、巴拉克、蒙德里安、布兰诺西和莱热的作品。当佩吉请求卢浮宫将她购买的作品同他们的展览品一起安全地运走时,卢浮宫以作品不值得挽救的理由而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不得不通过她自己的方法将这些作品掩饰为居家用品从而搬离出欧洲。之后她在她伦敦的画廊里展出了这些作品。

在战争期间,她搬回了她从小生长的纽约,并且在1942年开设了她第二个画廊“当代艺术”。这个画廊立刻成为了纽约当代艺术中最令人振奋的地方。在这里,她向美国人民展出了她的立体派、抽象和超现实主义艺术的收藏。另外,波洛克、马塞韦尔和罗斯科及许多其他美国艺术家也在这个史无前例的画廊里第一次向公众展示他们的作品。波洛克当时仍然在做木匠,佩吉·古根海姆借给他钱让他去买了栋房子并且建了一个工作室,她还付佣金给波洛克,请他为她纽约的新公寓花一副巨大的壁画。

佩吉·古根海姆支持了这些来自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先驱者,并且在美国的第一次艺术运动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艺术运动也在国际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她同时也是另一项重要活动的领导者。早在1943年,她就在她纽约的展览馆中展出了《31个女人》,这是一场女性艺术家的展览。而在之后的1945年,她又一次举办了一场献给女性的的展览,该展览名为《这个世纪的艺术女性》。

战争结束后,她关闭了她的画廊并离开了纽约。到了1948年,威尼斯在双年展中为她提供了一整个展馆来展示她的藏品。“我感觉到了整个国家都在支持我”,她说。从那之后,佩吉·古根海姆就在威尼斯落脚生根了。

她于1979年去世,之后她的房子和收藏品被赠予了所罗门阿古根海姆基金会(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佩吉·古根海姆长眠于她生前旧屋的土地中。

*  *  *  *

 

幻灯片摄影师和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 笛子版《Amara Terra Mia》

 

 

音乐大师西蒙娜•杨最心仪的澳大利亚五大旅游胜地 – Maestro Simone Young – My Top 5 Places in Australia

 

获得澳大利亚勋章的音乐大师西蒙娜•杨是世界顶尖歌剧和交响乐演奏团指挥家之一。她在指挥台上的优雅、游刃有余的力度及超强的敏锐度让她享有“超级指挥家”的美誉,也启发了她的交响乐团。她非常善于演绎瓦格纳、施特劳斯、马勒、布鲁克纳、布拉姆斯及一些现代作曲家的作品。

Maestro Simone Young - photo Klaus Lefebvre

Maestro Simone Young – photo Klaus Lefebvre

人们很容易回想起来著名指挥家的形象,也有很多传奇人物深深印在了大众的心中。但是其中女性指挥家却寥寥无几。在为数不多的女性指挥家中,Alondra de la Parra是这样评价西蒙娜•杨的,“当她站在国际的指挥台上时,她便在荒原中开辟出了一条路。”

Maestro Simone Young

Maestro Simone Young

用西蒙娜•杨自己的话来说,她出身在悉尼的一个非音乐世家,这个在曼利小岛的海滩边长大的小女孩受邀去指挥世界上最具盛名的交响乐团,她也成为了国际上广受好评的指挥家。她曾指挥过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以及伦敦爱乐乐团。音乐名家杨迄今为止已经在世界上所有顶尖的歌剧院内指点过江山,这包括纽约的大都会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伦敦的皇家歌剧院以及国立巴黎歌剧团。

在过去的十年内,她身兼双值,同时担任汉堡国家歌剧院和汉堡国家爱乐交响乐团的艺术和音乐总监。

2001至2003年期间,她担任澳大利亚歌剧团的艺术和音乐总监。

 

西蒙娜的五大旅游胜地:

 

曼利海滩 – Manly Beach

Manly beach, Sydney - australia.com

Manly beach, Sydney – australia.com

我就是热爱这个地方,虽然这个地方有时候没那么讨人喜欢,比如雨天有点儿讨人厌、周六的晚上又有点乱,但是当太阳出来、沙滩上吹着和煦微风的时候这里真的是非常的棒!

 

最近有一次从欧洲回到家乡,航班早的出奇,所有乘客的状态都是那种只有做了24个小时飞机的人才会有的灰头土脸。我没有叫醒我的老母亲,我让出租车司机直接开车到了曼利海滩。此时的晨曦还未露脸,就连路边的咖啡店也还未开始营业,我只是静静地看着太阳慢慢升起,我发现我的呼吸放松了,压力和疲倦也退去了,整个人沉静了下来。不久咖啡店开始营业,很明显,这里的顾客群非常的稳定,微微打着寒颤的冲浪者排着队点着咖啡,听上去的感觉很像加州故事里的场景(L.A Story),只是那些咖啡的种类到底是什么呢?就这样,一天的生活就开始了。慢跑的人给赶轮渡的上班族让路,也给上学的小朋友们让路,这些孩子们互相嬉戏打闹着,比较着最新的朋友圈状态。我对自己说,第二天一定要从South Steyne跑到Fairy Bower。如果你真的跑这条路线,不要忘记看看路边岩石中金色的小人像,或者索性带上你潜水的工具,自己去水下一探究竟。运动之后,绝对要坐在海滩边吃着鱼薯,晃着双腿,但是一定要小心那些海鸥,他们会从你的指尖把薯条抢走。

 

西澳宁格鲁礁 – Ningaloo Reef  Western Australia

Ningaloo Reef Western Australia

Ningaloo Reef Western Australia

我飞到了Exmouth,看到如此迷你的机场我会心一笑,钻进租来的小车,提前给我的绿色露营地和酒店打了电话,然后便出发了。很快我便发现我驾驶的小车是视线范围内唯一的车,路旁的房子都为我让路,熟悉的土地一望无垠,向我诉说着无尽的欢迎。一旦进入国家公园(这里的入园费是付到一个“自愿付款箱”里的,再点一个赞!),路上三三两两的袋鼠和鸸鹋就成为了我到达目的地前路上仅有的行人。我扔下包,没几分钟就跳进水里了,水下的礁石和海洋生物让我惊叹不已。

 

Whale Shark Ningaloo - australiancoralcoast

Whale Shark Ningaloo – australiancoralcoast

是的,我和鲸鲨一起游泳,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段经历。在开阔的海域里和水中的大型绅士同游令我激动万分但同时又心存敬畏。

 

 

 

 

 

 

 

 

新南威尔士州邦达奴 – Bundanoon New South Wales

Bundanoon, Southern Highlands, NSW

Bundanoon, Southern Highlands, NSW

有一个我还会再去的地方,而且这个地方距离悉尼非常近,那就是只要一天就可以往返的邦达奴(Bundanoon)。下一次我会体面的去那里旅行,住在有大壁炉和提供美食餐单的酒店。上一次去的时候,我们就像大家年经时那样,住在基督教青年会(YMCA)、骑着两人自行车去探索国家公园,一切都是那么的浪漫。

整个南面高地有很多可看的地方,据我所知从Bowral开车到袋鼠谷(Kangaroo Valley)是风光最好的一段路程,只要带着你的高速相机就行。

 

新南威尔士西部 – The West (of NSW, that is!)

West region of NSW - David Gordon

West region of NSW – David Gordon

我们的家离曼利岛不远,家门口台阶下的沙滩、广阔的地平线和不断变化颜色的乡村风光则是另一种异域风情。黎明时分鸟儿的歌唱不仅让我听得身心愉悦,也陶冶了我的音乐情操。

 

 

 

 

 

 

 

Wattle -redzaustralia.com

Wattle -redzaustralia.com

但是现在是野花开放的季节,尤其是金合欢花,这些花儿抓住了我们的心,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回来。虽然在Yeoval和Cumnock中间有一段土路(好吧,当时是1982年),那里的金合欢花是非常漂亮的。

 

 

 

 

 

 

 

新南威尔士州的悉尼 – Sydney NSW

Lavender Bay Ferry Wharf - pbase.com

Lavender Bay Ferry Wharf – pbase.com

现在回到海边,回到悉尼,回到我最爱的地方之一——麦克马洪斯角(McMahons Point),在新年前夜或者有其它庆典活动的时候,最好不要去这里,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其它时候,这里绝对是欣赏悉尼大桥和歌剧院壮观景色的好地方。通常来说,当我从市区经过大桥去城北的时候,我会稍微绕道一下,在那里的停车区稍作停留。我的女儿们则把这里选为她们吃三明治、喝奶昔、感叹海港人生百态的好地方之一。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可以在这个区域的小街上散个步,看看那一栋栋挨在一起的历史老屋,看看这些风韵犹存的古建筑。你也可以把车停在旁边或者到薰衣草湾(Lavender Bay)码头的渡轮边走走,不管在草坪上还是码头上野餐都是个不错的想法。白天的时候这里异常忙碌,但神奇的是,在夜幕即将落下的时候,这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柔软、码头里停泊着的船儿随着潮水温柔的节奏也敲打出有韵律的铃声。噢,我已经开始想家了……

 

想要了解音乐大师杨以及今后更多的表演,请访问 SimoneYoung.com

 

玛西亚•兰顿教授最心仪的澳大利亚五大旅游胜地 – Marcia Langton

Professor Marcia Langton AM is an anthropologist and geographer and holds the Foundation Chair of Australian Indigenous Studies at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 This year she was appointed Associate Provost. In 1993 she was made a member of the Order of Australia for her work in anthropology and advocacy of Aboriginal rights.

Marcia Langton, a descendent of the fighting Yiman of Queensland, is a strong Indigenous leader with an unwavering commitment to achieve justice for her people.

She is a speaker and writer who has produced a large body of knowledge in the areas of political and legal anthropology, Indigenous agreements with the mining industry, and Indigenous culture and art.

Marcia Langton helps shape the public debate on Indigenous affairs by challenging entrenched views.

And she is a effective activist who lobbies and works with governments and mining companies to change the economic and legal discrimination governing the lives of Aborigines.

There are approximately 600,000 Indigenous people in Australia and 50% of them are young. In public forums, Professor Langton warns of an “impending tragedy” when those quarter of a million young Indigenous Australians will need jobs. Most are not trained, literate or numerate. The rising number of youth suicides and incarcerations show that “ we have no time for cowardice or compromise.”

Marcia Langton 1982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photo Juno Gemes

Marcia Langton 1982 – 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photo Juno Gemes

Professor Langton identifies the twin problems of poverty and economic exclusion as being at the heart of all the health and socio-economic disadvantage of the indigenous population.

She created a flurry in the media when she advocated the need for Indigenous Australians to compete in the meritocracy and in the economy in the same way white Australians do. Disadvantage needs to be addressed in a more rigorous way, she argues, with properly targeted programs that meet needs, “ without trapping Indigenous people in the welfare ghetto.”

Professor Langton has been forthright in her support of Indigenous agreements with mining companies as a vital way of creating economic opportunities. She authored a book called ‘The Quiet Revolution: Indigenous People and the Resources Boom’.

She recalls that in a meeting she attended with Rio Tinto in 2001, it was argued that the company could not employ Aboriginal men because they had problems with alcohol and the police. She told them to employ Aboriginal women. They did. In the last decade, mining companies and ancillary services have employed Aboriginal people and Torres Strait Islanders, men and women, in larger numbers than ever before in Australian history.

The Mabo case, the Native Title Act and engagement with the mining industry have    “ catapulted Aboriginal people engaged in the mining industry into the mainstream economy. I have worked at mine sites and witnessed this extraordinary change.” she says.

Professor Langton is one of the leaders in the campaign for Constitutional Recognition of Indigenous people. In October 1999 she was one of five Indigenous leaders who were granted an audience with the Queen in Buckingham Palace to discuss Recognition.

She also served with Noel Pearson on the  Expert Panel on Constitutional Recognition of Indigenous Australians set up by Prime Minister Julia Gillard. The Panel made recommendations for Constitutional Recognition and the abolition of the race provisions.

“The most crucial matter to understand about the Constitution is that when it was drafted in the 19th Century, it specifically excluded the Aboriginal people on grounds of race and it is this exclusion that lies at the heart of the state authorised discrimination that continues to this day.”

She argues that “ the Constitutional tradition of treating Aborigines as a race must be replaced with the idea of First Peoples.”

Despite intensive campaigning, Professor Langton and other Indigenous leaders are in a dilemma. The Australian Constitution is one of the most difficult in the world to change. If the referendum fails, she believes that no government in the near future will take up the cause. So the question is – might it not be better to delay the referendum for another generation?

Even if a decision is taken to delay, Marcia Langton will not cease in her fight to ensure Aboriginal people are accorded their rightful place in the nation.

Marcia’s Top 5 Places:

 

MONA, Tasmania

I have been twice, once during construction and once after it opened. This is one of the best art galleries in the world. The architecture is stunning. I don’t want to say much because the Museum of Old and New Art, the private gallery owned by David Walsh, is such a surprise. No spoilers.

 

The Great Barrier Reef, Queensland
Great Barrier Reef, Queensland

Great Barrier Reef, Queensland

The Great Barrier Reef is the most beautiful place in the world. However, the Reef is too big as a place – at over 2,000 kilometres long – to suggest as one place to visit: it is many. Unfortunately for travellers, it can be very expensive to see the most beautiful and biodiversity rich parts of the reef and the least expensive and accessible areas are impacted by too many visitors. That said, I have visited the reef at several places and the coral reef and its many life forms are always stunning and unforgettable. Green Island is easily accessible from Cairns, as are several other areas. I have also toured parts of the reef departing by boat or yacht from Townsville. I would love to visit Lizard Island.

 

The Daintree Rainforest, North Queensland
 
Daintree Rainforest, Queensland

Daintree Rainforest, Queensland

The rainforest covered mountains of north Queensland are heritage listed and there are many places to visit. The Daintree Rainforest is the most famous and because the rainforest meets the sea along this stretch of coastline, this area is magical. I have camped at Thornton’s Beach (many years ago) and, sitting on the beach, watched the ocean traffic in wonder. Pilot whales, dugong, schools of fish, and stingray passed by, while the beach itself is a peaceful and beautiful place to rest. The fire flies come out in the evening here, and the animals that create irridescent clouds float on the waves. A full moon night is the best time to sit on the beach here.

 

 Gariwerd, The Grampians, western Victoria
The Balconies, Grampians National Park, Victoria

The Balconies, Grampians National Park, Victoria

The ancient landforms in the Gariwerd Grampians National Park date from the Gondwana period and it shows. These mountains and valleys feel old. And they are old: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years old. This is a unique place because of its geological history but it is rich in Aboriginal history and culture. I always go to the Brambuk Cultural Centre before heading off on a walk or a swim in a lake. The waterfalls are beautiful after rain. The forests and vegetation are endlessly fascinating and full of birdlife.

 

 Melbourne
The Ian Potter Centre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The Ian Potter Centre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The NGVA and NGVI on opposite sides of the Yarra River in Melbourne CBD are my favourite home town haunts. These art galleries have great collections and the staff are friendly and accommodating. The restaurant and cafes are delightful. Parking is easy at the Federation Square parking station, but it’s an uphill walk to Collins Street to look in the designer shops. Fortunately, Movida is across the road and I can stop there for a wine and tapas.

 

 

 

 

 

 

SaveSave

亚瑟港, 塔斯马尼亚 – Port Arthur, Tasmania

 

亚瑟港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

 

当你第一眼看见它时,它给你的印象也许是那些伫立在起伏山峦上的英式豪宅和在错落在田园诗画般海港边郁郁葱葱的花园。但事实上,亚瑟港是英格兰最可怕的罪犯流放地之一。这里被它的建造者副总督乔治•亚瑟(George Arthur)刻意营造成为一个恐怖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对反动者进行强迫劳役和严厉惩罚的地方,那些违反规定的人在这里要受到不间断的监视。罪犯们奴隶般的劳动不仅仅是要建造亚瑟港的公共设施,更是为这个新殖民地建造一个制造大楼。

同时,亚瑟港也是基于闻名遐迩的监狱改造家杰里米•本瑟姆(Jeremy Bentham)的理念而实施创新型刑罚试验的先驱地。这包括通过教导罪犯贸易或者耕种来努力改造他们。

 

亚瑟港本来是用来对付那些最不容易屈服的累犯,那些别的监狱无法制服的犯人。但是只有9岁的小男孩们却也被送来了这里。你也可以参观普尔角(Point Puer),这里是大英帝国建立的第一座青少年监狱。在这座半岛上,年纪小的男孩和成年男性是分开关押的。这些男孩会接受一些教育,学习贸易,但也还是要做体力劳动。

 

建成于1830年,亚瑟港在当时被认为是无法逃离的地方。它坐落于塔斯曼半岛上一处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位于霍巴特的主要聚居地的南面,它是由仅仅不到50米宽的带状土地连结到大陆上的,况且这条唯一可能让人逃离的带状土地还被饿坏了的疯狗们所占领。亚瑟港也是完完全全的被海水所包围,只有很少的罪犯懂得如何游泳,并且他们还被告知周围的水域里面有鲨鱼。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罪犯成功逃脱了。

 

这里曾经是澳大利亚最难进入的地方,现在却成为塔斯马尼亚州最受有课欢迎的地方。

 

 

 

亚瑟港还是一座试验新惩罚措施的监狱。除了一般像鞭笞和节食之类的体罚之外,这里还引进了一系列心理上的惩罚方法。

 

当你步入教堂时,你会被那些木质长椅和洁白的墙面的美丽所震撼到。你不会轻易发现,那些长椅之所以被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罪犯在祷告的时候看不到其他人,也不会被别人看到。尽管这些监狱的长椅本该是让罪犯们在精神层面上有所提高,可是他们还是被用来让罪犯们受罪了。

 

这里有一个被叫做“沉默疗法”的感官剥夺体制。罪犯的头上会罩上一块头巾,并且他们不能说一句话,这里的地板和墙壁经加工后也隔绝了一切声音。罪犯还会被长期囚禁在完全黑暗的单间里。许多被关在单间里的罪犯后来都因为缺少声音和光线而被逼疯了。这么看来,旁边的屋子就是精神病院还是很方便的。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亚瑟港现在已经被列在了世界遗产名录上。这里的花园和森林里有超过30栋建筑。

花点时间好好的参观一下这里,因为这里有太多可以看的东西了。你需要花时间来感受、欣赏这里的美。去欣赏大自然的美,也去欣赏由罪犯建造的雄伟建筑的美。这里有按原貌忠实还原的建筑,也有一些定期粉刷的建筑,比如像监狱长的住所,医生的住所,监狱以及教堂。穿行于这些重建的建筑你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这段历史,因为你不仅可以想象到这些囚犯们的生活,还可以想象到这里军官以及他们妻儿的生活。

 

游览这里有个新颖的方式,那就是当你到达亚瑟港时,你会拿到一张带有真实罪犯姓名的卡片。这样你就能通过这种互动展览的方法来追溯犯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和体验犯人的命运。这种联系将那些这里居住过、受过苦的以及其他可能被遗忘的人都以独特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亚瑟港于1877年关闭了,它所拥有的超过一个世纪的悲惨历史也随之逐渐消失在周围景物的美丽与祥和之中。但是正好20年前,这个田园般地方的平静再一次被暴行和悲剧所打破。

亚瑟港变成了一场大屠杀的发生地。包括游客和员工在内的35人被杀,23人受伤。塔斯马尼亚人马丁•布莱恩特(Martin Bryant)被判有罪并被判处35次终生监禁,不得假释。这场屠杀促使澳大利亚政府随后即颁布了更加严格的枪支管理法令。

 

 

Women of Oz posts are only available in English

塔斯马尼亚塔斯曼岛游船 – Tasman Island Cruise, Tasmania

 

游船的速度很快,海面也常常是波浪起伏。坐在船的前排,这快感仿佛是乘坐过山车。波涛让你时而上又突然下。如果你坐中间或者靠后的位置,整个航行会比较平稳,当然了,这取决于天气。所以,你可以根据坐在哪里来选择你想要的航行体验。

 

但是,无论你坐在哪里,塔斯马尼亚东南部海岸线的风景是非常壮观的.

媛梦之旅就搭乘了由Pennicott Wilderness Journeys公司承办的塔斯曼岛游船。

看到那令人敬畏又极其美丽的悬崖峭壁,船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很兴奋,内心也充满喜悦。

 

但突然间,我能够想象到200年前的人会对这些相同的悬崖峭壁作何感想。这些悬崖是那些来自英格兰的囚犯看到的关于范迪门土地(塔斯马尼亚)的第一样事物,在那里,他们将开始他们一生,或者是几十年的奴役生活。

 

当他们的船驶出迷雾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高达300米的巨大高墙,这些高墙是南半球最高的。灰色、荒芜,辉绿的岩石历经超过2.9亿年的时间,已经演变成为狭窄的垂直褶 。这些景象对于我们的视觉来说是令人害怕的,但这些景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地质奇观。

 

 

我们驰骋于拱门间、穿过径深的海蚀洞、经过低处的空隙和瀑布。我们的船漂浮在躺满无数海豹的岩石平台旁,与世无争的海豹们趴躺在上面,有的好奇地看着我们,有的则不以为然。在船上的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自由自在,因为我们从一片海域看到另一片海域—从塔斯曼海到环绕南极洲的南大洋是那么的轻而易举。

 

我们是从霍巴特乘坐公交开始我们的旅程的。当我们穿过鹰颈峡(Eaglehawk Neck)到达亚瑟港(Port Arthur),司机给我们介绍了臭名昭著的景点“恶狗之路”(Dog-line)。在19世纪,从亚瑟港到塔斯马尼亚大陆这一片狭长的土地上,饥饿的恶狗等在路边袭击附近流放地试图逃走的囚犯。

 

我们在一个码头下了船并穿上了红色的防水夹克。然后,我们登上了一艘时尚的生态巡洋舰,它是为适应崎岖的塔斯马尼亚南海岸破涛汹涌的海面而定制的Pennicott公司船只之一。这些长约12.5米的开放式刚性充气艇可分层容纳43名乘客。

 

当我们出海的时候,信天翁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塘鹅,海鸥,燕鸥和仙锯鹱扫过浪花。海鹰和鹰隼守望在悬崖的上方。海豚陪伴船只左右,但现在不是观看鲸鱼迁徙的季节。这里的海岸线、多种多样的海洋生物以及海鸟都是塔斯曼国家公园(Tasman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

 

多种多样的野生动物、美丽的海岸线以及从一片海域驰骋至另一片海域的快感,都使这次体验成为最奇妙的经历。

这条线路,以及Pennicott Wilderness Jouneys公司运营的到布鲁尼岛(Bruny Island),已经多次赢得了旅游业的奖项。

 

照片: Rosalie Zycher 和 Augustine Zycher

视频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塔斯马尼亚玛利亚岛 – Maria Island, Tasmania

Maria Island: Historical, Geological and Natural Wonder

玛利亚岛:历史、地理以及自然的奇迹

 

玛利亚岛(Maria Island)在澳大利亚历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这里是澳大利亚野生动物的避难所。这里不仅有美丽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一片地质奇迹。

在殖民时代到来之前,土著居民会定期登上玛利亚岛,那里仍旧保存着他们出现过的证据。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欧洲访客是捕鲸人和捕海豹者。之后到了1825年,这里成为了澳大利亚领土上由英国人设立的第一批流放地之一,这里甚至比臭名昭著的亚瑟港(Port Arthur)更早。

如今,它已经成为那些受到威胁的自然野生动物的”野生动物方舟”了。

这里是观察袋熊,小袋鼠,小型树袋鼠和树丛大袋鼠自然习性的最好的地方之一。他们可以无拘无束的漫步,因为岛上不允许出现任何车辆,商店或是宾馆。我们偶遇了一个母袋熊和婴儿袋熊。算上引进的觉鹅(Cape Barren Geese),这里有超过140种鸟类。

游客可以在这里参观和短期停留,但是应该是不能够在玛利亚岛长期居住的。

 

 

玛利亚岛沿着海岸线的地质构造所带来的复杂美令世界各地的地质学家心生敬畏。在近海岸搭乘小船是欣赏这些构造的最佳地点。

沿着海岸线的旅途让我们欣赏到了包含着许多古代化石的高耸的石灰岩化石悬崖的壮丽美景,被砂岩装饰的悬崖由于被氧化铁附着,染上了极为美妙的彩色斑点,那便是红赭石色和灰色。我们还见到了3亿年前由冰川滴落形成的名为坠石(Drop)的岩石。在这里,就算形成时间最晚的岩石也要早于恐龙出现前1亿年。

小船经过一条由悬崖倾泻到海里的瀑布,悬崖的外部由美轮美奂的钟乳石构成。我们进入了一个镶嵌着化石的深洞,尽管里面很黑,但通过照相机魔术般的镜头,明亮的粉色、绿色、棕色和金色的石头像蛋糕的千层一样展示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里有丰富多样的水下生命,包含了海豹和海豚。当我们对着海水望眼欲穿时,一条飞鱼一跃冲出了海面,它闪着光芒的鱼鳍伸展开来就像翅膀一样,它的这一跃就高出了水平面一米,在重新潜入海里前它飞过了差不多15米的距离。我们都被这一幕震撼了,导致都没来得及掏出我们的相机,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艘小船上的其他人之在前一周捕捉到了跟这条飞鱼一样的画面。

壮丽的白色新月和由蓝绿色海水充斥的古朴的海湾构成了玛利亚岛的轮廓。从小船上,我们能欣赏到纯洁无暇的沙滩,然后在达灵顿(Darlington), 我停靠在其中一个码头。这些沙滩上的沙子是由与坐落于塔斯马尼亚弗雷西内半岛(Freycinet Peninsula)的世界著名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一样的白色花岗岩构成的。

 

Darlington

达灵顿

达灵顿是在世界文化遗址上列出的最早的罪犯聚居地之一。我们花了些时间在这里周围参观。英国在19世纪中期抛弃了这块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殖民统治者在更加偏远的阿瑟港建立了罪犯聚居地。一些早期罪犯的住所仍然还在达灵顿,不过现在已经被用来当做游客的宿舍了。

漫步穿过达灵顿保存完好的壮丽的大楼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除了最早期的罪犯用的大楼,这里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比如说由满怀希望的移民者在19世纪建造的咖啡宫殿(Coffee Palace)。当时这里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们没能维系住他们的居所, 但是他们留下了令人着迷的印记。在一些著名人士的见证下,包括像由于参与1848年年轻爱尔兰叛乱运动而被流放在这的爱尔兰民族主义领导人William Smith O’Brien, 他们赋予了玛利亚岛丰富多彩的历史和自然景观。

 

除了Karen Dick拍摄的飞鱼(Flying Fish)外,所有照片均由Rosalie和Augustine Zycher拍摄。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安妮·萨默斯最心仪的五大澳洲旅游胜地 Anne Summers – My Top 5 Places in Australia

安妮·萨默斯(Anne Summers)可谓是女权主义者、记者、作家、编辑和出版商中的先锋者。

由于家庭暴力的问题现在也位于国家的议程之上,我们很容易就会想到41年前,安妮·萨默斯带头进入悉尼一幢废弃的高楼,并和他人共同成立了艾希(Elsie)女性收容所,这也是澳大利亚第一家女性收容所。

后来,她再一次在她的《可恶妓女和上帝警察》(Damned Whores and God’s Police)一书中为女性发言。这本书于1975年出版,现已成为经典之作。

在1983至1986年期间,安妮在女性地位办公室(现为女性办公室)担任领导性的要职,当时任职的总理是鲍勃

Anne Summers Australian Legends Stamp

·霍克(Bob Hawke)。安妮也曾担任过总理保罗·基廷(Paul Keating)的顾问。

在倡导女性平等方面安妮做出了非凡的贡献。2011年,她被授予“澳大利亚传奇奖项”(Australian Legends Award),进入了“伟大澳大利亚人”的排行榜,她的照片还被印在了特殊纪念邮票上。

由于安妮对女性和新闻工作的贡献,她在1989年被选为澳大利亚勋章(Order of Australia)官员。

安妮一共出版了8本书。在她最近出版的一本名为《厌女元素》(Misogyny Factor)书中,安妮对性别歧视和厌女倾向进行了分析,这两个元素阻碍了女性融入社会、享受平等和尊敬的权利。

 

安妮的五大澳洲旅游胜地

 

Bouddi National Park - Bulimah Spur track - photo John Yurasek

Bouddi National Park – Bulimah Spur track – photo John Yurasek

维哥斯达夫(Wagstaffe)和波蒂(Bouddi)半岛  Wagstaffe and the Bouddi peninsula

位于新南威尔士州中部的海滩,这片小小的半岛就这样闲散着等着游客前去发现它的美。从海湾放眼望去,波蒂国家公园(Bouddi National Park)是它的背景,海边零零散散的小屋和多种多样的鸟类动物,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从未领略过的。你还想让笑翠鸟加入你的鸡尾酒派对吗?那么赶紧打开瓶盖吧!

 

 

 

Palm Cove

Palm Cove

棕榈湾 Palm Cove

棕榈湾位于凯恩斯以南30公里的北昆士兰地区,这里是度假的传统胜地。棕榈湾的房屋不能高于古老的千层属灌木(Melaleucas),因为早在库克船长到达这片地方补给供水的时候,他就对这种植物表示了感激之情。这里还有质量上乘的餐厅,很不幸的是价格也不便宜。虽然由于水中植物的原因,一年大多数的时间你都不能在这里游泳,但是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一天中的任何时候你都可以在海滩上散步。

 

 

Sydney - photo Hamilton Lund

Sydney – photo Hamilton Lund

悉尼  Sydney

四十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这座令人炫目的城市,日后虽然经常在像是纽约这样的都市生活,我还是常常流连于悉尼。这是一座充满活力的城市,多元的人口和文化使得一切皆有可能。和任何大城市一样,这里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但是和美好的事情相比,一切显得是那么的微不足道。悉尼的自然美景和城市环境是很多地方都无法比拟的,每个角落都有意想不到的风光。

 

 

 

 

Port Arthur guards 1866 - ALMFA,SLT

Port Arthur guards 1866 – ALMFA,SLT

亚瑟港  Port Arthur

这里诉说着我们历史中一段黑暗的时期。这是一片关押澳大利亚早期犯人的流放地,这里有过无法想象的残忍,在1996年也发生过大规模的枪击案。这里的监狱和包括专门为囚犯设计的小教堂在内的周围相关建筑都完整无损地保留了下来。

 

 

 

 

Port Arthur, Tasmania - photo Giovanni Portelli

Port Arthur, Tasmania – photo Giovanni Portelli

 

但亚瑟港同时也是一片风景秀丽、郁郁葱葱的土地,周围流淌着平静的湖水。没有哪个澳大利亚的地方可以像亚瑟港那样把Dorothea Mackellar的句子体现地那般生动,真的可谓是“她的美丽和她的可怕共存”(her beauty and her terror)。

 

 

 

 

 

 

The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The Australian War Memorial

堪培拉  Canberra

不同于其它澳大利亚城市的风光,堪培拉是个独特的地方,这里有着这个国家珍贵的遗迹。每个人在他们的一生中至少要来一次这里,看看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国家肖像美术馆、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澳大利亚博物馆、澳大利亚民主博物馆和战争纪念馆。这些地方并不是庸俗的展馆,他们珍藏着的是我们这个国家历史和文化中最宝贵的东西。

 

 

 

旅游小贴士:

 

*总是在包里放一本有趣的书,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旅途中会有多少等待的时间。也要保持电量充足。

 

*轻装上阵。在旅行的时候真的没有必要带很多的衣物,大包小包的去旅行绝对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对于我来说,如果是三周的旅行,我所带的只不过是一个小的随身拖轮箱。

 

*旅行是件开心的事情,所以不要紧张。及时到达机场后来一杯咖啡或者鸡尾酒。离开澳大利亚之后,其他城市的机场也是你可以花时间好好探索的地方,像是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机场(Schiphol),那里还展出来自当地国家博物馆的珍宝。

 

*旅行的时候一定要穿得舒适,一切从简。想想我们现在的旅行方式,即使是要乘坐24小时的经济舱,也比我们的祖先要长时间的漂洋过海舒服的多!

 

 

 

 

 

 

 

 

 

 

 

 

 

 

 

 

 

 

 

 

 

 

 

 

 

 

 

 

 

 

雷娜塔·辛格最心仪的五大澳洲旅游胜地 Renata Singer – My Top 5 Places in Australia

雷娜塔·辛格(Renata Singer)是新书《越老活的越精彩》(Older and Bolder)一书的作者,该书由墨尔本大学出版社出版。她还和她的先生,国际著名哲学家彼得·辛格一起编辑了《故事的寓意:文学中的伦理》(The Moral of the Story: Ethics Through Literature)。

雷娜塔也是一位教育家和社会活动者。她是澳大利压“适应工作(Fitted for Work)”的共创人,这是一个非盈利性的组织,自成立十年以来已帮助了两万名弱势女性。该机构通过提供免费的商务服装,面试培训,指导和工作项目过渡来帮助女性找到工作。

雷娜塔在纽约和墨尔本两地居住及工作。

 

雷娜塔最心仪的五大澳洲旅游胜地:

 

Mt Buffalo_View to the Valley

Mt. Buffalo – View to the Valley

维多利亚布法罗山国家公园

Mt Buffalo National Park, Victoria

我第一次去布法罗山国家公园(Mt Buffalo National Park)是在我的蜜月里。在我丈夫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经常去布法罗山的小屋(Mt Buffalo Chalet),我去了之后就立刻爱上了这个地方。

 

 

 

 

Mt.Buffalo - Lake Catani

Mt.Buffalo – Lake Catani

 

可惜的是山里的小屋不再开放了,但你仍然可以去那里露营,开放的时间为每年十一月的墨尔本杯日至来年的四月。露营地就在美丽的卡塔尼湖(Lake Catani)旁边。你可以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探索布法罗山的风光。你也可以从山脚出发,花一天的时间自驾,沿途你可以下车徒步走一段、散个步、攀个岩、来一顿野餐、享受刺激的悬挂式滑翔。开车的时候你还能看见琴鸟和袋鼠。当然了,你也可以在湖里游泳或者划独木舟,但是来这里最好的还是享受美景。

 

 

 

Lamington National Park O'Reilly's Husband Peter Singer & daughter Esther

O’Reilly’s at the Lamington National Park- 
Husband Peter Singer & daughter Esther

昆士兰拉明顿国家公园

Lamington National Park, Queensland

该公园距离布里斯班有两小时的车程。对于已经去过很多次的我,每次不是住在O’Reilly就是住在Binna Burra,两个地方都是探索这里的好住处。

一旦到了公园,你就会被凉爽潮湿的雨林所包围​​,这片雨林属于澳大利亚的世界遗产区冈瓦纳雨林(Gondwana Rainforests)。像这样的森林曾经几乎覆盖整个澳大利亚,其中像是山毛榉树这样很多独一无二的树木都可以追溯到史前时代。想象一下,这些植物比恐龙以及当时与它们共存的大多数物种都活得久。

Lamington Plateau - O'Reilly's

Lamington Plateau – O’Reilly’s

你一定会在树荫处看到鸟窝,幸运的话甚至还能看到雄性为了吸引异而疯狂的跳舞。千万不要错过在O’Reilly的树顶漫步。奋力往上爬,直到你登到这个令人振奋的顶峰,在那里你可以近距离观察雨林苍穹里的动植物们。这里许多的观景点都可以欣赏到黄金海岸,昆士兰东南部和新南威尔士州北部的全景。

 

 

 

 

 

 

 

Great Ocean Rd -Eastern Beach Renata with granddaughter Amalia, & daughters Ruth and Esther

Great Ocean Rd – Eastern Beach
Renata with granddaughter Amalia, & daughters Ruth and Esther

维多利亚大洋路

Great Ocean Road, Victoria

如果开车,这里一路上的风景绝对可以堪称全球之最,一路上不可错过的景点包括在坎贝尔港(Port Campbell)的十二门徒(Twelve Apostles)的和在沃纳布尔(Warnambool)的观鲸等等。或者你也可以像我一样,选择走路的方式来欣赏这个地方或者欣赏任何国家的任何景点。你可以选择长一点的路线,像是从阿波罗湾(Apollo Bay)到坎贝尔港的大洋之路,也可以选择像是在罗恩(Lorne)后面雨林漫步这样的中短型路线。

 

 

Cape Leveque - photo kooljaman.com.au

Cape Leveque – photo kooljaman.com.au

西澳的勒韦克角

Cape Leveque, Western Australia

从布鲁姆(Broome)出发去勒韦克角(Cape Leveque)的话,200公里的路程绝对需要一辆四驱车,因为那里柔软的土路实在是异常崎岖。或者你也可以乘飞机前去。只要在六月到九月这样的干燥季节前往那里,无论选择哪种出行方式,你都会到达人们心中的天堂。

勒韦克角坐落在西澳金伯利(Kimberley)地区丹皮尔半岛(Dampier Peninsula)的北端。这个度假胜地完全是由Djarindjin和Ardyaloon这两个相邻的社区共同拥有,他们经营这个地方已经超过20年了。

我最近发现了另外一种玩法。我们住在一个狩猎风格的帐篷里,里面有浴室和厨房,可以俯瞰白色的沙滩,红色的悬崖,还有波光粼粼的蓝色大海。我们也非常享受乘坐玻璃底的船进行观光,以及跟随着丛林向导的徒步之旅,这让我们大开眼界,看到了土著人各种各样的食物。

虽然这里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以做,但是最好的享受就是把自己沉浸在这个神奇的地方,感受这里那份纯粹的宁静与美丽。
日落的时候一定要坐在沙滩上,观看那壮丽的一幕,霞光照亮了那些红色的悬崖,好似上演着一场奇幻的邓光展。如果喜欢喝酒,你就要自己提前带好,因为这里就算是最好的餐厅也是不提供酒的。

 

 

 

 

Tidal River Wilson's Promontory

Tidal River Wilson’s Promontory

维多利亚威尔逊半岛国家公园

Wilson’s Promontory National Park, Victoria

维多利亚的人民非常热爱这个地方。1996年,数百人在这里的海滩上围起人墙,反对当时的总理杰夫·肯尼特(Jeff Kennett)计划的一个大型旅游开发项目。那些人用他们的身体和毛巾围城“放过这片地方(Hands off the Prom)”的标语,以表保护这片公园的决心。

从墨尔本驱车3小时后,你便会发现在潮汐河(Tidal River)附近有很多的住宿可供选择。你可以露营、开房车、也可以住在山间小屋里。小屋的大小不一、种类繁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要在旅游旺季订到合适自己的住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澳大利亚大陆的最南端,这里真的是什么都有。 宏伟的花岗岩山地、疏林、热带雨林以及一望无垠的海滩。国家公园的附近海域是一片国家海洋公园,非常适合浮潜和深潜。我第一次看到红树林就是在威尔逊半岛国家公园,那些矮小的植物将自己的根深深地扎在水中,生命力是如此的顽强。

 

Wilson's Prom - Lighthouse

Wilson’s Prom – Lighthouse

放心,在这里你绝对会看到袋鼠,鸸鹋,针鼹和其它的一些野生动物。特别是在黎明和黄昏的时候,一定要在马路上留意他们的出没,他们可没有道路安全意识哦。

如果你有小孩,他们一定会非常喜欢这里的斯奎基海滩(Squeaky Beach)和潮汐河的温暖浅滩。没错,这里的白色沙滩踩上去会发出吱吱的声响。

这里的确是步行者的天堂,每个人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路线。最近我们远足还去了灯塔,你可以呆在那里过夜。

 

旅游贴士:

*每次旅行都一定要做好防晒工作。
*微笑以待机场的工作人员,柜台和安检的工作人员也会因此热情地回应你。
*坐飞机尽量选择靠走道的位置,这样可以避免上厕所的麻烦。

 

凯西·莱特最心仪的澳大利亚五大旅游胜地 Kathy Lette

凯西·莱特(Kathy Lette)集中体现了聪明和时髦这两个词。身为作家和评论家的她不仅文思敏捷还拥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这让她收获了众多的读者和崇拜者。

 

作为一个作家,她的才华已经不仅仅在于消遣读者,还在于用幽默和较粗俗的言语来反映那些严重影响女性生活的话题。例如,在她的新小说《求偶遇难》(Courting Trouble)一书中便使用了幽默的手法来谈论性暴力,这种手法在描述英国和其他地方的法庭如何令人发指地对待强奸受害人时体现的尤为明显。凯西把幽默作为一种武器,因为只有“理想中的正义才是女性可以获得的正义之一,而在这一过程中笔则可以作为利器打败敌人。”

 

她辉煌的职业生涯始于十七岁时和人共同完成了经典异色小说《青春旋律》(Puberty Blues)。这本小说之后被改编成电影及最近大为成功的迷你电视剧。在成为国际畅销书作家之前,凯西还担任过报纸专栏作家,也在洛杉矶为哥伦比亚电影公司(Columbia Pictures)写过电视情景喜剧。在《落入凡间的男孩》一书中,凯西受儿子朱利叶斯(Julius)的启发,以一种既有趣又感人的描述手法讲述了抚养患有阿斯伯格综合征(Asperger Syndrome)孩子长大成人的故事。她的书已经被翻译成17种语言。

凯西不仅为纸质媒体写作,还出现在英国和澳大利亚的电视银幕上。

作为一个积极为妇女争取权利的人,她为很多组织机构担任大使,包括妇女儿童优先组织(Women and Children First),国际计划(Plan International)和白丝带联盟(White Ribbon Alliance)。

 

凯西最心仪的澳大利亚五大旅游胜地 

 

Kathy Lette & her sisters enjoying Gerringong

Kathy Lette & her sisters Jenny, Carolyn and Elizabeth enjoying Gerringong

新南威尔士州南岸的吉以岗

South Coast of NSW

小时候在外婆家海滩边小窝里度过的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那里就是位于悉尼南面的吉以岗(Gerrigong)小镇。每个假期我的家人都会开着满载东西的雪佛兰一路沿着海岸线开过去。那种喜悦让人难以忘怀。马上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低头就能看见闪烁着宝石蓝的泻湖和海角上呈弧形的沙地。我们四姐妹就像刚刚开盖的香槟那样,争先恐后的向那美丽的海滩飞奔而去。

现在,我和姐妹们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吉以岗仍然是我们最喜欢的地方,26年来我们每年的十二月都会去那里。

 

 

Bin along Bay, Tasmania

Binalong Bay, Tasmania

塔斯马尼亚的宾那龙湾 

Tasmania

塔斯马尼亚是一片充满珍禽异兽的古老土地。这里超过一半的面积都是国家公园,这就意味着这里的动物比人多。

塔斯马尼亚是世界上徒步旅行者最好的目的地。在18个国家公园内有超过1200英里的徒步路线,从侏罗纪公园般的原始森林到古朴的白色沙滩应有尽有。高大的桉树下你能看见鸭嘴兽在清澈见底的小溪中玩耍,厚厚的树丛中还能看到小负鼠、长尾小鹦鹉、袋鼬、袋熊和袋鼠的身影。

来一次六小时的火焰湾(Bay of Fires)徒步之旅吧。这个地方是当时澳洲原著民森林大火时,第一批欧洲人英勇地将这片海岸线救下之后而得名。在这里徒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你必须全副武装。但看到叹为观止的美景时便会让你忘记路途的漫长和艰辛。一路上,你不仅会走过树木茂盛的山坡和陡峭的悬崖、历经花岗岩巨石的地貌、看到好似出自波拉克(Jackson Pollock)画笔下的橙红黄地衣,感受海浪拍打鞋子的声响。在这个过程中你唯一的伴侣就是那些冷漠的袋鼠们,它们躲在牡蛎壳堆成的贝丘上注视着你。那些贝丘是原著名成千上万年的盛宴遗留下的痕迹,看到它们不经会让你开始思考人生的短暂。

 

 

Bowen, Whitsundays Photo courtesy of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

Bowen, Whitsundays
Photo courtesy of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

大堡礁和圣林群岛

The Great Barrier Reef and Whitsunday Passage

昆士兰州的圣灵群岛是由詹姆斯·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命名的。早在1770年,他指挥“努力号” (the Endeavour)船驶过蔚蓝的海水和珊瑚礁,最后发现了这片群岛。

74座群岛其实是一个国家公园,里面藏着各式各样的动物,包括彩虹吸蜜鹦鹉、美冠鹦鹉、笑翠鸟、翠鸟、蓝虎蝴蝶和岩袋鼠等等。当你第一次到达那里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在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用感叹号。 “哇!太美了!这片广阔无垠的沙地真的都是我一个人的吗?!!!!!!!!”

 

 

Coral Gardens - photo courtesy of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

Coral Gardens, Great Barrier Reef – photo courtesy of Great Barrier Reef Marine Park Authority

从圣林群岛乘船到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大堡礁只需15分钟。这段2500公里长的珊瑚带加上其他600个环礁、小岛和珊瑚礁岩是2500万年以来能够从外太空看见的我们星球上最大的生物。来到这里,你仿佛就进入了一个藏有15000多种海洋生物的花花世界,一切是那么的令人着迷。冬天的时候这里是观鲸的最佳地点。圣林群岛的水域是座头鲸最爱的分娩宝地,在小船巡航的大约一个小时内我看到了刚出生的小鲸鱼和父母在海里嬉戏的画面,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这里仿佛就是天堂。

 

Kalgoorlie Super-Pit

Kalgoorlie Super-Pit

 西澳的卡尔古利Kalgoorlie, West Australia

卡尔古利是西澳的一个矿业小镇。 这个开采金矿的“超级大坑”和大峡谷一样既广阔又深厚。卡车的体积大得惊人,每个车轮都有海滨平房的大小。采矿的人每日沿着红土坡上上下下,辛勤地劳作。虽然小镇道路崎岖,这里的很多地方都出奇的漂亮。红色的土地、湛蓝的天空,一切都是那样得风景如画。

 

 

Uluru (Ayers Rock) Australia - womangoingplaces.com.au

Uluru (Ayers Rock) Australia – womangoingplaces.com.au

乌鲁鲁(艾尔斯岩) 

Uluru

你一定要去乌鲁鲁 ,这里是澳大利亚中部大陆上一片巨大的地理景观。

 

 

 

 

 

 

 

 

 

 

想要了解更多有关乌鲁鲁的旅游咨询,请阅读媛梦之旅的《乌鲁鲁(艾尔斯岩)—澳大利亚的红色中心 》专题报道,网页链接 womangoingplaces.com.au/uluru-ayers-rock-australi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