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宁顿半岛之雅碧湖葡萄园 – Yabby Lake Vineyard, Mornington Peninsula

Yabby Lake Vineyard, Mornington Peninsula

Rows of vines, draped in white netting, spread down the hill and across the valley. The sea shines in the distance. You sit on the deck overlooking the vineyard and enjoy an excellent meal. The wine you are drinking is produced from the vines below you, and it is some of the best wine in Australia. Suddenly six kangaroos come leaping past and hop between the vines down to the lake – Yabby Lake. ( Yabbies are small, freshwater crayfish)

The Trophies 

Yabby Lake Vineyard sprang into public prominence when it made history by winning the coveted Jimmy Watson Memorial Trophy for Best Red Wine of the 2011 and 2012 vintages. It was the first time in its 52 year history that the Jimmy Watson Trophy was awarded to a Pinot Noir –  a Yabby Lake Block 1 Pinot Noir 2012.

This remarkable achievement was followed by accolades and awards for the Block 2 Pinot Noir 2013, which to date has already collected 11 trophies.

The Founders

And yet the vineyard is only 17 years old. When Robert and Mem Kirby bought the land in Tuerong on the Mornington Peninsula, they were not winemakers, but wine collectors who always dreamed of planting a vineyard. The land had the perfect conditions for growing high quality chardonnay and pinot noir – ‘hungry soil’ and a north-facing slope capturing both maximum sunshine and cooling sea breezes from 3 directions – Port Philip Bay, Western Port Bay and Bass Strait. It is this maritime climate that has turned the Mornington Peninsula into such a successful wine growing region.

 

 

The Viticulturist

A viticulturist with 27 years of experience, Keith Harris has been at Yabby Lake right from the beginning, carrying out research, soil surveys and preparation to ensure that the right variety of vine clone was matched to the type of soil. Then season after season, he hand-nurtures each vine.  When asked how Yabby Lake managed to achieve distinction for its pinot noir in such a short period of time, he replied,  “ It’s rigour. To grow good pinot noir you need rigour. Rigour in the vineyard, rigour in the winery, and rigour with the bank manager. We’ve had all three. It’s a very expensive way of growing grapes.”

The Winemaker

Tom Carson, joined Yabby Lake as General Manager and Chief Winemaker in 2008. Prior to that he was at Yering Station for 12 years during which time the winery won international acclaim including ‘International Winemaker of the Year’ at the 2004 International Wine and Spirit Competition in London.

He believes that  “ wine is not a competition game. It’s a respect game. It’s respecting wines, where they come from and why they taste the way they do. We don’t think that we are making wines that are better than any other particular producer or place in the world. What we can say is that we are making wines from our site and we have a site that is capable of producing exceptionally good quality.”

The Cellar Door and Restaurant

The Cellar Door and Restaurant opened only 2 years ago but is already recognised for its quality wine and food. Acclaimed chef Heston Blumenthal brought his family for lunch and Melbourne fine dining restaurant Vue de Monde held a food and wine tasting there recently.

Chef Simon West uses local suppliers extensively and the menu, which changes daily, offers casual, but refined, sophisticated food. The paintings and the sculptures combine with the natural beauty of the place to make it a lovely way to spend an afternoon in a vineyard.

It’s only a 50-minute drive from Melbourne on the M11 but the contrast with the bustling traffic is immediate. The gates of Yabby Lake open onto a silent, peaceful vista of rolling hills covered in vines – vines protected by nets in this season. The drive to the winery and restaurant is through a long avenue of tall eucalyptus trees, which give a distinctly Australian aspect to the rows of vines on either side of the road. These tall trees look as if they have been here forever, but they were planted by Mem Kirby as small saplings.

Kangaroos Between the Vines

If you are lucky, you might spot a kangaroo between the vines. Kangaroos are not usually associated in our minds with vineyards, but  apparently wine and kangaroos cohabit very comfortably. They don’t often eat the grapes as they prefer the grass that grows between the vines.

The Winery

The significant new addition to Yabby Lake this year is the opening of the winery which was constructed not far from the Cellar Door.  Now tractors are able to deliver the freshly hand-picked grapes a short distance directly from the vineyard into the winery, rather than being pressed at a distant site.

WomanGoingPlaces was the first to film the pressing of the grapes in this new winery. The grapes are dropped into a huge, highly sophisticated de-stemmer that removes the stems from the grapes by gravity. The grapes are never pumped or handled in a way that can damage them. New technology for an ancient craft.

Australia does not have the benefit of centuries of winemaking, but we are not as new to it as you might think. In fact, when the first British ships were transporting convicts to this land, they also transported grape vines. The first pinot that we know of in Australia, is called MV6  (Mother Vine). It was brought  out in 1840 and was thought to originate in France. The grapes that are grown today in Yabby Lake are clones of this original Mother Vine.

The Wines

Yabby Lake Vineyard produces single vineyard wines under the Yabby Lake label and from an additional site under the Heathcote Estate label.

Yabby Lake’s range of wines includes pinot noir, chardonnay, pinot gris, shiraz and sauvignon blanc. Their wines are exported to major wine markets overseas including to their 5 cellar doors in China.

The vineyard evokes an Australian childhood idyll – the  summer pastime of searching for yabbies in dams, creeks and lakes – for which it was named. The idyll is still present in the wide bucolic sweep of the place. But the Yabby Lake Vineyard, first under Robert and Mem Kirby and now in the hands of the second generation, Nina and Clark, has developed into an enterprise that is making its mark on Australian wine-making.

 

* * * * * *

Photographs & Video – Rosalie Zycher & Augustine Zycher

Music – Albare  CD  ‘The Road Ahead’  ‘Expectations’ track www.albare.info

 

 

 

澳大利亚的标志—— 墨尔本布莱顿海滩之彩色盒子房

 

媛梦之旅继上篇 Iconic Bathing Boxes of the Mornington Peninsula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莫宁顿半岛地 收到热烈反响后,现就彩色盒子房发表另一篇文章。与上次不一样的是,这次的彩色小屋位于可以眺望城市商业中心的墨尔本近郊,他们就是布莱顿海滩(Brighton Beach)上的90个彩色小屋。

小屋的价格?

不算水电,如果你要买这个比舢板棚还要小的空木盒需要花多少钱呢?

好吧,那就让我们用2014年底拍卖的数字告诉你。位于布莱顿海滩边丹迪路(Dendy St.)上的彩色盒子房在去年年底进行了两次拍卖。其中第57A号小屋以二十一万五千澳元的高价售出,每平方的价格达到了四万四千七百九十一澳元。几分钟后,沙滩上的另一处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67号小屋也被炒到了十九万澳元。

彩色盒子房为什么这么值钱呢?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对它们如此热衷?

独一无二

这些小屋最显著的特点就是他们引人遐想、色彩艳丽的外观。布莱顿海滩上的90个盒子房形成了一道独特的色彩弧,沿着沙滩一直和墨尔本的天际线相接。这绝对是一道美景。每一个彩色小屋都有其独特的个性、外形以及喷绘色彩。没有两间是相同的。

接下来可以讲讲它们的历史。布莱顿海滩和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上的1300个彩色盒子房可以追溯到19世纪80年代,当初为了让女士们可以更得体方便的在沙滩上更换泳衣才建造了这些小屋子。

Bathing Box Licence 1936布莱顿历史协会(Brighton Historical Society)有记录显示,在布莱顿原来有更多的彩色盒子房,但是由于恶劣的天气,它们有的被海水冲走了有的则被损坏了。该协会还保留了一份1936年的许可拥有盒子房的证明。

家庭财富

那些有幸在上世纪就拥有彩色小屋的人们往往把它们视为家庭的财富。它们已经远远不是一个存储像是毛巾、遮阳棚、躺椅、独木舟和冲浪板等海滩用具的地方了。它们是珍藏家庭暑假记忆的地方,比如第一次带孩子从沙滩走进海里、一起游泳、玩板球;在彩色小屋旁伴着日出日落吃饭喝酒。这种在海边的家庭休闲娱乐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代代相传。就像上文中提到的有着100多年历史的第67号彩色小屋,它曾经陪伴着同一个家庭走过了50年。

投资选择

彩色盒子房的存在还有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原因,那就是它们还是非常好的投资选择。

如果你在30年前购买一间盒子房,你只需花费一万两千澳元。假如你等到20世纪90年代初购买一间,你将花费六万澳元。但再过十年后,你可以以二十一万四千澳元的价格转手。记录显示,丹迪街上的一间盒子房在2011年以二十六万澳元的价格售出。

正是由于认识到其价值,海湾委员(Bayside Council)会批准在丹迪街海滩旁再建10座小房子,这为其小金库增加了160万澳元的收入。但是沿莫宁顿半岛的多数委员会有严格的规章制度来阻止新建盒子房。

管理彩色盒子房的规章制度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并且由小房子所在的每个地区的盒子房协会(Bathing Box Associations)所监管。在布莱顿地区,还附有这样一条使用说明-只有海湾地区的纳税人才有资格拥有盒子房。执照持有者不得出租或转包其小屋。另外,执照持有者也不能住在小屋内或将小屋用作住宿场所。对于如何装饰小屋还有更加严格的要求。

因此,当看到一个盒子房展示出这样的画面时,我们的吃惊程度可想而知。富士山下,蓝色巨浪拍打在日本的海岸上,而不是澳大利亚的某一片海滩上。第66号彩色盒子房的设计源于一幅非常有名的日本版画《神奈川冲浪里》(Under the Wave off Kanagawa)。这幅由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创作的作品是世界上最有辨识度的日本艺术品之一.

创造回忆

对于那些并不拥有彩色小屋的人来说,他们仍然希望小屋能成为家庭美好回忆的一部分。所以,每年都有成百上千穿着婚纱的新娘们步履艰辛地在沙滩小屋旁拍照,和她们一起的当然还有她们的新郎、伴娘和伴郎们。当然了,除了这些人,每年还有成千上万的游客和参观者来到这里拍照,其中还有中国著名的网球选手李娜。

盒子房的奇特魅力使得人们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也让它们成为了澳大利亚的标志之一。

Li Na just after winning the Australian Open Trophy as Women's Singles Champion 2014

Li Na just after winning the Australian Open Trophy as Women’s Singles Champion 2014

****

摄像 —— David Zycher

视频编辑——Augustine Zycher

如想单独浏览每一页照片,请登陆我们网站 Gallery 一栏。

* * * *

欧林达杜鹃花花园

 

在如此美好的春天该怎样度过愉快的一天呢?开车前往墨尔本近郊的欧林达(Olinda)小镇,看看那里的杜鹃花花园(Rhododendron Gardens)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占地600亩的山坡上盛开着15000片杜鹃花丛。放眼望去,不管哪个方向的风景都美不胜收。山间小径时而上时而下,引领你走进五彩斑斓的鲜花海洋,深粉、浅粉、珍珠白、深紫、火焰橙、奶黄色,每一片花丛都开满了美不可言的鲜花。渐变的颜色、纷繁的品种、沁人心脾的香味,这一切都让你眼花缭乱。

这里还有很多其它品种的植物,像是娇艳欲滴、含苞待放的樱桃树,一排排色彩鲜艳的映山红、山茶花、木兰花和水仙花,它们的存在和杜鹃花相得益彰。大量的植被、阴凉的树荫以及翠绿欲滴的草坪,一切的一切都让这里成为散步、野餐和休息的理想去处。

从墨尔本开车只需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杜鹃花花园。当你沿着丹德农山脉(Dandenong Ranges)蜿蜒的山路驶向阴凉的大山深处时,你就会被高耸的桉树和葱郁的蕨类植物包围。这些澳大利亚本土的植物为移植和保护那些珍稀杜鹃花品种起到了天然屏障作用。

由于杜鹃花最早来自冰天雪地的喜马拉雅地区,澳大利亚炎热的气候似乎是最不适宜种植这些花的了。早在1701年就有记录表明一名英国人前往中国的大山深处搜集杜鹃花并把600种干花品种送回了英国。

在彼得·马西森(Peter Matthiessen)的著作《雪豹》(The Snow Leopard)中,他在前往喜马拉雅山的途中曾写到杜鹃花,当时他所处的地方海拔为3810米。因为反射冰川光线的缘故,“杜鹃花叶子在悬崖绝壁上显得光彩熠熠”。彼得对这一点大为惊叹。

1960年,澳大利亚杜鹃花协会(Australian Rhododendron Society)的成员说服了当时维多利亚州州长亨利·博尔特(Henry Bolte),促其拨地600亩用来建设杜鹃花花园。该协会成员自愿负担起亲手清理土地和种植杜鹃花这些艰巨的任务。在那漫长且炎热的夏日里,来自妇女协助组织(Women’s Auxiliary)的志愿者们则会提着沉重的水桶走遍整个山脉,为得就是拯救新种的杜鹃花。

根据一项研究,1157种杜鹃花中的384个品种(三分之一的种类)都面临着生存威胁。不管是森林减少、气候变化还是人口增长都对杜鹃花的生存产生着负面的影响。

杜鹃花公园现在由维多利亚公园协会(Parks Victoria)管理,但同时ARS也积极地参与管理工作。他们在十月组织了一场大会,会上云集了国际专家、澳大利亚和海外的业内工作者、公园管理人士,共同讨论在这个日益变化的世界里,人们在保护杜鹃花工作方面所面临的挑战。他们也为一个刚刚修缮完毕的暖房(越橘杜鹃花房)举行了一场启用仪式,该花房是用来保护脆弱的越橘杜鹃花的。

入园是免费的。即使不在鲜花盛开的时节,这里也不失为一个游玩的好地方。

没有准备野餐的你也完全不用担心,在游览花园结束以后你可以前往欧林达(Olinda)和萨瑟弗拉斯(Sassafras)小镇,那里有很多咖啡店和餐厅可以用餐。

 

如果您想浏览更多相关的照片,请点击访问我们网页 Gallery

更多关于开放时间、旅游指南的内容,请访问维多利亚公园管理处,网址 parkweb.vic.gov.au/explore/parks/national-rhododendron-garden

摄像师:D.Zycher

视频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巴赫《C大调前奏曲》

 

日本记事 – Notes on Japan

 

媛梦之旅刚刚在去年年末完成了第一次日本之旅。2016年,访日的游客达到了两千万人次。随着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的临近,去日本旅行的游客更是将会大增。大家可以欣赏到日本奇幻的美景,感受日本独特的风情。

我们选择在秋天时节,探访了北半球上的四大岛屿:北海道、本州、九州和四国岛,还有包括宫岛在内的一些其他小岛。

在接下来一系列的旅游微博中,我们将会与您分享我们参观过的一些景点以及我们在这段旅行中一些独特的体验。

在日本这个国度里,人民对于外国人的态度都是相当的礼貌,并且乐于伸出援手帮助外国游客,特别是那些愿意花力气学上几个日语单词的人。尽管英语并没有在日本普及,但是语言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当你需要指路或搭乘公交的时候,你会发现带着善意和将你的目的地与住宿以日英两种语言写下来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你们能喜欢我们的《日本记事》。下面的视频即为《日本记事》的开头篇。同时也希望我们的经历能给为您带路,引导您来领略这个美丽岛国的风光。

 

 

卡卡杜国家公园 – 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 澳大利亚北领地 – Kakadu National Park, Northern Territory, Australia

 

作者 Jacinta Agostinelli

卡卡杜国家公园之不走寻常路

我女儿吉纳维芙现居在达尔文,她在附近的土著社区内工作。我曾经让我女儿带我去一个她最喜欢的景点。她从朋友那里听说了加拉邦弥(Jarrangbarnmi)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她想应该能成为带着母亲和妹妹安娜一起去游览的一个理想地点。因为我对于土著文化以及其与周围环境的关系很感兴趣,我以前总是想找一处圣地去参观。而在此之前的一次旅行中,我们已经去了几个在卡卡杜国家公园内更受欢迎的地区。

 

Jacinta hiking

Jacinta hiking

在八月份的一个周五下午,我和我的两个女儿离开了达尔文。在离开达尔文约三个小时后,我们在玛丽河(Mary river)护林站的钥匙箱内找到了我们的钥匙。在我们开车回家还钥匙的过程中,我们停下来研读了片刻这张记载了当地文化和考古历史的巨型故事板。

 

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

Two upper pools

Two upper pools

 

位于北领地卡卡杜国家公园东南部,加拉邦弥是坐落于达尔文324 公里外的一块进入有限制的区域。这里只有在干旱的季节游客才允许进入。因为加拉邦弥地处偏远山区,并且其在文化和环境方面的影响也非常重大,所以游客一定要提前申请许可(申请许可最长可能需要七天的时间)。想要在这里游玩,你必须有一辆较高的四驱车。手机在这里是没有信号的(所以只有你感觉自己适合并且可以接受这种环境再过来玩)。另外,这里没有可以直接饮用的水,并且游客们要遵守严格的游客指南。旁边的营地里有环保厕所和壁炉,厕所产生的废物可以作为燃料。因为我女儿平时会因为工作或休闲的原因去偏远的地方玩,并且她还是一些偏远地区的救护车志愿者,所以和她一起旅游我很放心。鉴于此,我只建议那些在澳大利亚有这种到偏远地区游历经验的游客或者有此类经验的人陪同的游客来这里游览。对于游客来说,尽管去加拉邦弥玩要花费很大的精力,但是在这里他们绝对会有所收获。

 

Swimming at pink pool

Swimming at pink pool

 

如何到达

我们沿着一条崎岖的四驱车的轮胎印开进灌木丛中。因为当时正当旱季,灌木丛非常的干,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沿途中穿过了两条小河。许多土生土长树木的叶子正在飘落,这让我想到了原来现在还是“秋天的时节”。卡卡杜是一片不老的土地,拥有着几千万年的历史。这些都表明它具有高度的适应性,才可以生存至今。实际上,这里的生态系统非常的微妙,几乎没有留下什么余地可供我们人类进行干扰。一旦我们失去了它,可能再也无法重新恢复这里天气,土地以及万物间紧密契合的关系。尤其是加拉邦弥 (库尔品大峡谷)(Koolpin Gorge),它很好地反映出了这个微妙的平衡关系。当我们到达这里时,天色已暗,所剩无几的光线仅够我们支起帐篷和做个晚饭。

第二天我们在营地看到了指示牌,指示牌上警告说当地原住民的土地已经越过了边境线,另外在一些特定的水域中还有鳄鱼,所有游客下水游泳前不可以涂抹防晒霜。因为气温已经快超过三十度了,所以宽沿的帽子和保护性的衣物都是必需品。我们打包了野餐午饭,泳衣和足够供当天饮用的水,之后就向着峡谷出发了。

 

池子和水洼

Vegetation pool

Vegetation pool

尽管这里没有标记好的小路,但是踩着岩石、沿着小溪的河床就可以到达加拉邦弥境内众多的池子和水洼。植被池(Vegetation Pool)是途径的第一个水塘,但是游客不得入内,这是因为这里是个神圣的地方,彩虹蛇便栖息在此。鳄鱼也会在此出没。在峡谷的深处,有另外四个池子,分别是粉池(Pink Pool),黑池(Black Pool)和两个更小的池子。如果你想把所有的池子都看个遍,那你的身手就要足够的敏捷,不然就无法攀爬众多的岩石,尤其是如果你想要到看到最里面的两个池子。游客要量力而行,只攀爬至自己力所能及的高度和深度。

这片世外桃源相对封闭,沿着水洼水塘走就不太容易走丢。我们将这些池子当作向导,花了一整天时间在池子里和池子旁边游玩。小鸟儿们频繁的冲击着水面,在安全返回树上之前在水面上迅速的小呷一口。除了能看到小鸟、昆虫和听到鹦鹉的声音外,我们再也听不到和看不到其他的动物。这里安静而昏暗,天上的星星明亮而美丽。尽管我们藏匿在这黑暗而偏僻的地方,但我没有一丝的恐惧或害怕。互相陪伴能够起到很大的作用。

 

原住民的圣地

我们知道我们处在一片神圣的土地之上,考虑到这附近的社区,并且怀着敬畏之心,我们决定不要随便向灌木深处闲逛了。大多数来游览加拉邦弥的人都对原住民文化和环境也感兴趣,因此,游客们都对这里的人和土地充满敬意。

当我们处在这一片神圣的原住民土地上时,我们有那么一种感觉。当我躺在静止的阴凉下,或感受着冰凉的溪水抚过温暖的肌肤,亦或是聆听着那些狂乱拍打的小翅膀发出的轻微的响声,都让我感受到了周围的神圣,让我不禁对其肃然起敬,发自内心的想去关心它。这令我们对大地赋予的如此美妙的礼物充满感恩之情。

* * * *

照片由 Jacinta Agostinelli 提供

 

 

佩吉·古根海姆和威尼斯 – Peggy Guggenheim In Venice

 

佩吉·古根海姆(1898-1979)为20世纪现代艺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比拟的贡献。但是在她死后的37年间,误解和偏见仍然萦绕在佩吉·古根海姆的故事中。大多数的评论都将她的角色定义成“现代艺术的接生婆”,但是却又轻蔑地把她描述成一个不知疲倦的性瘾者。

 

她可以慧眼识英雄,并且懂得如何在伟大艺术家成型的阶段中培养并塑造他们,但这经常被人认为仅仅是男人告诉她如何做的结果,而不是出自她自己的判断和与生俱来的品味。

现如今,坐落于威尼斯大运河旁的佩吉·古根海姆藏品纪念馆已经成为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这里典藏着她于1938年到1979年间收集到的珍品。这些20世纪欧美的艺术品和雕塑的杰作包括了毕加索、波洛克、恩斯特、达利、克利、布拉克、曼·雷、夏卡尔、蒙德里安、考尔德、

贾科梅蒂、康定斯基、杜尚、康吉和米罗的作品。

佩吉·古根海姆在1948年买下了韦尼耶·莱奥尼宫(Palazzo Venier dei Leoni),一座建于18世纪的宫殿。在接下来的30年里,她将这里当作她的家,画廊以及艺术先锋们的“沙龙”。那些最聪明和最开明的人都聚集于此,他们中包括了艺术家,知识分子和作家。在这其中有贝克特、乔伊斯、斯坦和庞德。他们是她的朋友,她的情人和她的伙伴。

 

 

她整个一生中最重要的贡献就是购买新兴艺术家的作品,以赞助和支付佣金的形式支持他们创作出新的作品。她在伦敦,纽约和威尼斯发现了三家画廊并将它们作为平台,有效地帮艺术家们打响了国际知名度。

在1938年的一场文艺活动中,佩吉·古根海姆第一次作为开拓者开始扮演她的角色。在伦敦,她开办了她的第一个画廊,尽管当时已经初见战争的苗头。当时她到欧洲去购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艺术家的作品,那时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很便宜,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急于卖掉他们的作品逃离纳粹的统治,也是因为根据那时的艺术评判基准,这些作品中的很大一部分并没有多大价值,这其中就包括了毕加索、达利、巴拉克、蒙德里安、布兰诺西和莱热的作品。当佩吉请求卢浮宫将她购买的作品同他们的展览品一起安全地运走时,卢浮宫以作品不值得挽救的理由而拒绝了她的请求。她不得不通过她自己的方法将这些作品掩饰为居家用品从而搬离出欧洲。之后她在她伦敦的画廊里展出了这些作品。

在战争期间,她搬回了她从小生长的纽约,并且在1942年开设了她第二个画廊“当代艺术”。这个画廊立刻成为了纽约当代艺术中最令人振奋的地方。在这里,她向美国人民展出了她的立体派、抽象和超现实主义艺术的收藏。另外,波洛克、马塞韦尔和罗斯科及许多其他美国艺术家也在这个史无前例的画廊里第一次向公众展示他们的作品。波洛克当时仍然在做木匠,佩吉·古根海姆借给他钱让他去买了栋房子并且建了一个工作室,她还付佣金给波洛克,请他为她纽约的新公寓花一副巨大的壁画。

佩吉·古根海姆支持了这些来自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先驱者,并且在美国的第一次艺术运动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艺术运动也在国际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力。

她同时也是另一项重要活动的领导者。早在1943年,她就在她纽约的展览馆中展出了《31个女人》,这是一场女性艺术家的展览。而在之后的1945年,她又一次举办了一场献给女性的的展览,该展览名为《这个世纪的艺术女性》。

战争结束后,她关闭了她的画廊并离开了纽约。到了1948年,威尼斯在双年展中为她提供了一整个展馆来展示她的藏品。“我感觉到了整个国家都在支持我”,她说。从那之后,佩吉·古根海姆就在威尼斯落脚生根了。

她于1979年去世,之后她的房子和收藏品被赠予了所罗门阿古根海姆基金会(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

佩吉·古根海姆长眠于她生前旧屋的土地中。

*  *  *  *

 

幻灯片摄影师和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 笛子版《Amara Terra Mia》

 

 

塔斯马尼亚玛利亚岛 – Maria Island, Tasmania

Maria Island: Historical, Geological and Natural Wonder

玛利亚岛:历史、地理以及自然的奇迹

 

玛利亚岛(Maria Island)在澳大利亚历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这里是澳大利亚野生动物的避难所。这里不仅有美丽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一片地质奇迹。

在殖民时代到来之前,土著居民会定期登上玛利亚岛,那里仍旧保存着他们出现过的证据。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欧洲访客是捕鲸人和捕海豹者。之后到了1825年,这里成为了澳大利亚领土上由英国人设立的第一批流放地之一,这里甚至比臭名昭著的亚瑟港(Port Arthur)更早。

如今,它已经成为那些受到威胁的自然野生动物的”野生动物方舟”了。

这里是观察袋熊,小袋鼠,小型树袋鼠和树丛大袋鼠自然习性的最好的地方之一。他们可以无拘无束的漫步,因为岛上不允许出现任何车辆,商店或是宾馆。我们偶遇了一个母袋熊和婴儿袋熊。算上引进的觉鹅(Cape Barren Geese),这里有超过140种鸟类。

游客可以在这里参观和短期停留,但是应该是不能够在玛利亚岛长期居住的。

 

 

玛利亚岛沿着海岸线的地质构造所带来的复杂美令世界各地的地质学家心生敬畏。在近海岸搭乘小船是欣赏这些构造的最佳地点。

沿着海岸线的旅途让我们欣赏到了包含着许多古代化石的高耸的石灰岩化石悬崖的壮丽美景,被砂岩装饰的悬崖由于被氧化铁附着,染上了极为美妙的彩色斑点,那便是红赭石色和灰色。我们还见到了3亿年前由冰川滴落形成的名为坠石(Drop)的岩石。在这里,就算形成时间最晚的岩石也要早于恐龙出现前1亿年。

小船经过一条由悬崖倾泻到海里的瀑布,悬崖的外部由美轮美奂的钟乳石构成。我们进入了一个镶嵌着化石的深洞,尽管里面很黑,但通过照相机魔术般的镜头,明亮的粉色、绿色、棕色和金色的石头像蛋糕的千层一样展示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里有丰富多样的水下生命,包含了海豹和海豚。当我们对着海水望眼欲穿时,一条飞鱼一跃冲出了海面,它闪着光芒的鱼鳍伸展开来就像翅膀一样,它的这一跃就高出了水平面一米,在重新潜入海里前它飞过了差不多15米的距离。我们都被这一幕震撼了,导致都没来得及掏出我们的相机,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艘小船上的其他人之在前一周捕捉到了跟这条飞鱼一样的画面。

壮丽的白色新月和由蓝绿色海水充斥的古朴的海湾构成了玛利亚岛的轮廓。从小船上,我们能欣赏到纯洁无暇的沙滩,然后在达灵顿(Darlington), 我停靠在其中一个码头。这些沙滩上的沙子是由与坐落于塔斯马尼亚弗雷西内半岛(Freycinet Peninsula)的世界著名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一样的白色花岗岩构成的。

 

Darlington

达灵顿

达灵顿是在世界文化遗址上列出的最早的罪犯聚居地之一。我们花了些时间在这里周围参观。英国在19世纪中期抛弃了这块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殖民统治者在更加偏远的阿瑟港建立了罪犯聚居地。一些早期罪犯的住所仍然还在达灵顿,不过现在已经被用来当做游客的宿舍了。

漫步穿过达灵顿保存完好的壮丽的大楼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除了最早期的罪犯用的大楼,这里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比如说由满怀希望的移民者在19世纪建造的咖啡宫殿(Coffee Palace)。当时这里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们没能维系住他们的居所, 但是他们留下了令人着迷的印记。在一些著名人士的见证下,包括像由于参与1848年年轻爱尔兰叛乱运动而被流放在这的爱尔兰民族主义领导人William Smith O’Brien, 他们赋予了玛利亚岛丰富多彩的历史和自然景观。

 

除了Karen Dick拍摄的飞鱼(Flying Fish)外,所有照片均由Rosalie和Augustine Zycher拍摄。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走进澳洲雨林, 喂养本土鸟类

跟随媛梦之旅一起走进已有6千万年历史的热带雨林。

这片森林是如此的古老,它早已在澳大利亚成为独立的大陆前就存在,当时我们还只是冈瓦纳古大陆(Gondwana)的一部分呢。

然而从墨尔本只需一小时的车程,我们便可以飞驰进入这片古老的发源地,这可谓是非常的奇妙。

丹德农国家公园(Dandenong Ranges National Park)连绵起伏的山脉上厚厚地盖上了凉爽温润的热带雨林。不管你是开车、走路还是寻找适合野餐的好地方,这里都有许多不同的入口供你选择。我们是从舍布鲁克(Sherbrooke)的格兰茨野餐地(Grants Picnic Ground)开始我们的徒步之旅的,舍布鲁克位于蒙巴克路(Monbulk Rd)上(C404公路)。

美丽的深红色玫瑰鹦鹉飞离枝头,落在我们的头上,胳膊和手上来寻找种子。然后,在我们把它们捧在手上的时候不慌不忙地吃着种子。白色和粉色凤头鹦鹉也神气地走来走去,抢夺已经掉落在地上的种子。

接着,我们选择了一条泥泞之路,沿着哈迪沟大自然之路(Hardy Gully Nature)向雨林深处进发。这是一条走起来相当容易的路,但是根据徒步的难易程度以及时间长短,你还可以选择很多其他不同的徒步路线。

沿着壮观的阿什山(Mountain Ash)一路前行,很快我们进入了一个蕨类植物丛生的沟壑。这里有着世界上最高的开花植物——桉树, 这些树的高度可以超过100米,树木底部直径可达30米宽。这些庞然大物给森林里的100多种哺乳动物、鸟类、爬行类动物和蛙类提供了栖息之地和食物来源。

在桉树林中生长着厚厚的蕨类植物,我们完全沉浸在了这片绿色的汪洋中。鲜绿色的苔藓依附在倒下的木头上,给树的根基盖上了一件绿色的衣服。我们也听见了涓涓细流在蕨类植物中流淌的声音,水流过苔藓汇入小溪流中。

空气的味道也令人难忘, 桉树叶、树皮、蕨类和灌木植物湿漉漉的泥土气息混合在一起。这种味道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它渗入你的记忆,久久不会褪去。

笑翠鸟沙哑的笑声打破了寂静。但这真的是笑翠鸟吗?又或许是世界上最擅长于模仿的华丽琴鸟(Super Lyrebird)?这种琴鸟不仅能维妙维肖地模仿其他鸟类的叫声,而且还可以模仿电锯、爆炸、乐器、狗和婴儿哭泣的声音!有时你还可以在较矮的灌木丛看到它呢,你会发现雄性琴鸟美丽的尾羽就像一把七弦琴,它们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的。

雨林里的化石告诉我们,琴鸟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600多年。

但是雨林的面积正在大幅度地缩小。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来保护这些不可取代并且美的森林。

发帖及照片编辑:Augustine Zycher

摄影:D. Zycher

维多利亚公园管理部门关于琴鸟的照片

欲了解更多关于访问丹德农国家公园(Dandenong Ranges National Park)的信息,请联系维多利亚公园管理部门,网址是http://parkweb.vic.gov.au

 

欢迎我们的中文用户

竭诚欢迎广大华人朋友光临媛梦之旅!

本站内的许多文章都配有中文版本只需要点击一下页面上的中文旗帜即可获取。

相信大多数华人朋友都有来澳大利亚旅行的计划,也许有些朋友早已经来到澳大利亚了。

因为旅行计划不论是为自己的,为家人的还是为朋友的大部分都是由女性朋友来制定,所以我们专门为女性旅行者设立了这个网站。

我们的网站womangoingplaces.com.au将带您领略澳大利亚无限的旖旎风光,您可以选择个人自由行或组团游。

我们同时也为您提供各种活动和盛会的资讯,使您在拥有愉悦经历的同时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感受澳大利亚。

我们的高品质视频、照片和文章将会带您领略闻所未闻的风光和经历前所未有的体验。

我们澳大利亚两姐妹都曾在世界各地都生活和工作过。Augustine Zycher 是一名记者、演讲撰稿人以及纪录片制作人。Rosalie Zycher 曾是戏剧院和歌剧院的导演和演员。我们并不是旅游公司或者旅行社,我们只是两名热衷于发现美丽迷人风光的女性。我们乐意与大家分享我们所去过那些绝美的地方的感想。

我们会不断更新我们的网站,持续发布新的旅行想法和活动。欢迎大家经常来访问我们的网站或者选择订阅我们以获取最新消息的推送。我们也很乐意倾听大家对于我们网站的任何反馈以及评论。

寻觅墨尔本巷道艺术

墨尔本这座城市以引人入胜的巷道著名。酒吧,俱乐部,咖啡馆,饭店和展览馆就位于这些巷道之中,不过很多都没有标志或者街道地址,只有从人们的口口相传之中或者社交媒体上你才能知道如何找到它们,否则你根本无从知晓原来它们在那儿。当然,寻找这些地点也是颇有乐趣的。

巷道艺术为这些隐藏着的巷道增添了一重活跃。墨尔本也因此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巷道艺术之都,甚至是世界巷道艺术最重要的地点之一。国际知名的巷道艺术家如Banksy(英国)和Swoon(美国)都曾来过墨尔本在巷道中展示他们的绘画艺术。当地的艺术家诸如Phibs,Rone,HaHa等都在这儿因他们的巷道作品名声大噪。

收藏家们和拍卖行对巷道艺术的兴趣也不断升温并且也认可了巷道艺术是当代艺术的一种趋势。艺术家的作品也不断卖出高价并且不断升值。

一直到几年前,这些狭窄又黑暗肮脏的小巷还一直被忽略。青石铺就的小路,有些还颇有19世纪的遗风。它们是墨尔本潜藏的一面。它们与美丽宽阔的林荫大道并行且悄悄地与其相接。

有些巷道,如曾有一个多世纪是众多服装工厂所在地的福林德斯巷(Flinders Lane)都是这座城市生命的一部分。但它们曾经却都不是这座城市体面和值得炫耀的一部分。

但是不久之后的现在,富有想象力和活力的五彩绘画、蜡板画、设计、信息和装饰画改变了它们。这些巷道开始找到新的生命并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新的精彩,同时也吸引了众多当地人和游客前来欣赏这些艳丽和活力。

其中最有特色的巷道艺术当属位于霍西尔巷(Hosier Lane)的了。参加一次游览或是自己去寻找它们吧。最后你还可以在沿途众多的咖啡馆中以享用美妙的咖啡完美收官。

墨尔本的巷道艺术请观看视频和图片。

摄影及编辑Augustine Zycher

查看大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