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玛利亚岛 – Maria Island, Tasmania

Maria Island: Historical, Geological and Natural Wonder

玛利亚岛:历史、地理以及自然的奇迹

 

玛利亚岛(Maria Island)在澳大利亚历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这里是澳大利亚野生动物的避难所。这里不仅有美丽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一片地质奇迹。

在殖民时代到来之前,土著居民会定期登上玛利亚岛,那里仍旧保存着他们出现过的证据。最早出现在这里的欧洲访客是捕鲸人和捕海豹者。之后到了1825年,这里成为了澳大利亚领土上由英国人设立的第一批流放地之一,这里甚至比臭名昭著的亚瑟港(Port Arthur)更早。

如今,它已经成为那些受到威胁的自然野生动物的”野生动物方舟”了。

这里是观察袋熊,小袋鼠,小型树袋鼠和树丛大袋鼠自然习性的最好的地方之一。他们可以无拘无束的漫步,因为岛上不允许出现任何车辆,商店或是宾馆。我们偶遇了一个母袋熊和婴儿袋熊。算上引进的觉鹅(Cape Barren Geese),这里有超过140种鸟类。

游客可以在这里参观和短期停留,但是应该是不能够在玛利亚岛长期居住的。

 

 

玛利亚岛沿着海岸线的地质构造所带来的复杂美令世界各地的地质学家心生敬畏。在近海岸搭乘小船是欣赏这些构造的最佳地点。

沿着海岸线的旅途让我们欣赏到了包含着许多古代化石的高耸的石灰岩化石悬崖的壮丽美景,被砂岩装饰的悬崖由于被氧化铁附着,染上了极为美妙的彩色斑点,那便是红赭石色和灰色。我们还见到了3亿年前由冰川滴落形成的名为坠石(Drop)的岩石。在这里,就算形成时间最晚的岩石也要早于恐龙出现前1亿年。

小船经过一条由悬崖倾泻到海里的瀑布,悬崖的外部由美轮美奂的钟乳石构成。我们进入了一个镶嵌着化石的深洞,尽管里面很黑,但通过照相机魔术般的镜头,明亮的粉色、绿色、棕色和金色的石头像蛋糕的千层一样展示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里有丰富多样的水下生命,包含了海豹和海豚。当我们对着海水望眼欲穿时,一条飞鱼一跃冲出了海面,它闪着光芒的鱼鳍伸展开来就像翅膀一样,它的这一跃就高出了水平面一米,在重新潜入海里前它飞过了差不多15米的距离。我们都被这一幕震撼了,导致都没来得及掏出我们的相机, 不过幸运的是在这艘小船上的其他人之在前一周捕捉到了跟这条飞鱼一样的画面。

壮丽的白色新月和由蓝绿色海水充斥的古朴的海湾构成了玛利亚岛的轮廓。从小船上,我们能欣赏到纯洁无暇的沙滩,然后在达灵顿(Darlington), 我停靠在其中一个码头。这些沙滩上的沙子是由与坐落于塔斯马尼亚弗雷西内半岛(Freycinet Peninsula)的世界著名的酒杯湾(Wineglass Bay)一样的白色花岗岩构成的。

 

Darlington

达灵顿

达灵顿是在世界文化遗址上列出的最早的罪犯聚居地之一。我们花了些时间在这里周围参观。英国在19世纪中期抛弃了这块地方。取而代之的是,殖民统治者在更加偏远的阿瑟港建立了罪犯聚居地。一些早期罪犯的住所仍然还在达灵顿,不过现在已经被用来当做游客的宿舍了。

漫步穿过达灵顿保存完好的壮丽的大楼是一件非常值得做的事情。除了最早期的罪犯用的大楼,这里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筑。比如说由满怀希望的移民者在19世纪建造的咖啡宫殿(Coffee Palace)。当时这里的生活十分艰难,他们没能维系住他们的居所, 但是他们留下了令人着迷的印记。在一些著名人士的见证下,包括像由于参与1848年年轻爱尔兰叛乱运动而被流放在这的爱尔兰民族主义领导人William Smith O’Brien, 他们赋予了玛利亚岛丰富多彩的历史和自然景观。

 

除了Karen Dick拍摄的飞鱼(Flying Fish)外,所有照片均由Rosalie和Augustine Zycher拍摄。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