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马尼亚塔斯曼岛游船 – Tasman Island Cruise, Tasmania

 

游船的速度很快,海面也常常是波浪起伏。坐在船的前排,这快感仿佛是乘坐过山车。波涛让你时而上又突然下。如果你坐中间或者靠后的位置,整个航行会比较平稳,当然了,这取决于天气。所以,你可以根据坐在哪里来选择你想要的航行体验。

 

但是,无论你坐在哪里,塔斯马尼亚东南部海岸线的风景是非常壮观的.

媛梦之旅就搭乘了由Pennicott Wilderness Journeys公司承办的塔斯曼岛游船。

看到那令人敬畏又极其美丽的悬崖峭壁,船上的每个人都感觉很兴奋,内心也充满喜悦。

 

但突然间,我能够想象到200年前的人会对这些相同的悬崖峭壁作何感想。这些悬崖是那些来自英格兰的囚犯看到的关于范迪门土地(塔斯马尼亚)的第一样事物,在那里,他们将开始他们一生,或者是几十年的奴役生活。

 

当他们的船驶出迷雾时,映入眼帘的便是高达300米的巨大高墙,这些高墙是南半球最高的。灰色、荒芜,辉绿的岩石历经超过2.9亿年的时间,已经演变成为狭窄的垂直褶 。这些景象对于我们的视觉来说是令人害怕的,但这些景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地质奇观。

 

 

我们驰骋于拱门间、穿过径深的海蚀洞、经过低处的空隙和瀑布。我们的船漂浮在躺满无数海豹的岩石平台旁,与世无争的海豹们趴躺在上面,有的好奇地看着我们,有的则不以为然。在船上的另外一种感觉就是自由自在,因为我们从一片海域看到另一片海域—从塔斯曼海到环绕南极洲的南大洋是那么的轻而易举。

 

我们是从霍巴特乘坐公交开始我们的旅程的。当我们穿过鹰颈峡(Eaglehawk Neck)到达亚瑟港(Port Arthur),司机给我们介绍了臭名昭著的景点“恶狗之路”(Dog-line)。在19世纪,从亚瑟港到塔斯马尼亚大陆这一片狭长的土地上,饥饿的恶狗等在路边袭击附近流放地试图逃走的囚犯。

 

我们在一个码头下了船并穿上了红色的防水夹克。然后,我们登上了一艘时尚的生态巡洋舰,它是为适应崎岖的塔斯马尼亚南海岸破涛汹涌的海面而定制的Pennicott公司船只之一。这些长约12.5米的开放式刚性充气艇可分层容纳43名乘客。

 

当我们出海的时候,信天翁在我们的头顶盘旋。塘鹅,海鸥,燕鸥和仙锯鹱扫过浪花。海鹰和鹰隼守望在悬崖的上方。海豚陪伴船只左右,但现在不是观看鲸鱼迁徙的季节。这里的海岸线、多种多样的海洋生物以及海鸟都是塔斯曼国家公园(Tasman National Park)的一部分。

 

多种多样的野生动物、美丽的海岸线以及从一片海域驰骋至另一片海域的快感,都使这次体验成为最奇妙的经历。

这条线路,以及Pennicott Wilderness Jouneys公司运营的到布鲁尼岛(Bruny Island),已经多次赢得了旅游业的奖项。

 

照片: Rosalie Zycher 和 Augustine Zycher

视频编辑:Augustine Zycher

音乐:Albare演唱《No Love Lost 》选自专辑《The Road Ahead》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