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瑟港, 塔斯马尼亚 – Port Arthur, Tasmania

 

亚瑟港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

 

当你第一眼看见它时,它给你的印象也许是那些伫立在起伏山峦上的英式豪宅和在错落在田园诗画般海港边郁郁葱葱的花园。但事实上,亚瑟港是英格兰最可怕的罪犯流放地之一。这里被它的建造者副总督乔治•亚瑟(George Arthur)刻意营造成为一个恐怖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对反动者进行强迫劳役和严厉惩罚的地方,那些违反规定的人在这里要受到不间断的监视。罪犯们奴隶般的劳动不仅仅是要建造亚瑟港的公共设施,更是为这个新殖民地建造一个制造大楼。

同时,亚瑟港也是基于闻名遐迩的监狱改造家杰里米•本瑟姆(Jeremy Bentham)的理念而实施创新型刑罚试验的先驱地。这包括通过教导罪犯贸易或者耕种来努力改造他们。

 

亚瑟港本来是用来对付那些最不容易屈服的累犯,那些别的监狱无法制服的犯人。但是只有9岁的小男孩们却也被送来了这里。你也可以参观普尔角(Point Puer),这里是大英帝国建立的第一座青少年监狱。在这座半岛上,年纪小的男孩和成年男性是分开关押的。这些男孩会接受一些教育,学习贸易,但也还是要做体力劳动。

 

建成于1830年,亚瑟港在当时被认为是无法逃离的地方。它坐落于塔斯曼半岛上一处完全与世隔绝的地方,位于霍巴特的主要聚居地的南面,它是由仅仅不到50米宽的带状土地连结到大陆上的,况且这条唯一可能让人逃离的带状土地还被饿坏了的疯狗们所占领。亚瑟港也是完完全全的被海水所包围,只有很少的罪犯懂得如何游泳,并且他们还被告知周围的水域里面有鲨鱼。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罪犯成功逃脱了。

 

这里曾经是澳大利亚最难进入的地方,现在却成为塔斯马尼亚州最受有课欢迎的地方。

 

 

 

亚瑟港还是一座试验新惩罚措施的监狱。除了一般像鞭笞和节食之类的体罚之外,这里还引进了一系列心理上的惩罚方法。

 

当你步入教堂时,你会被那些木质长椅和洁白的墙面的美丽所震撼到。你不会轻易发现,那些长椅之所以被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罪犯在祷告的时候看不到其他人,也不会被别人看到。尽管这些监狱的长椅本该是让罪犯们在精神层面上有所提高,可是他们还是被用来让罪犯们受罪了。

 

这里有一个被叫做“沉默疗法”的感官剥夺体制。罪犯的头上会罩上一块头巾,并且他们不能说一句话,这里的地板和墙壁经加工后也隔绝了一切声音。罪犯还会被长期囚禁在完全黑暗的单间里。许多被关在单间里的罪犯后来都因为缺少声音和光线而被逼疯了。这么看来,旁边的屋子就是精神病院还是很方便的。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A convict ploughing team breaking up new ground at a farm in Port Arthur.
Created circa 1838 by an unknown artist. Reprinted as a postcard circa 1926.
State Library of Victoria

 

 

 

 

亚瑟港现在已经被列在了世界遗产名录上。这里的花园和森林里有超过30栋建筑。

花点时间好好的参观一下这里,因为这里有太多可以看的东西了。你需要花时间来感受、欣赏这里的美。去欣赏大自然的美,也去欣赏由罪犯建造的雄伟建筑的美。这里有按原貌忠实还原的建筑,也有一些定期粉刷的建筑,比如像监狱长的住所,医生的住所,监狱以及教堂。穿行于这些重建的建筑你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这段历史,因为你不仅可以想象到这些囚犯们的生活,还可以想象到这里军官以及他们妻儿的生活。

 

游览这里有个新颖的方式,那就是当你到达亚瑟港时,你会拿到一张带有真实罪犯姓名的卡片。这样你就能通过这种互动展览的方法来追溯犯人身上发生的故事和体验犯人的命运。这种联系将那些这里居住过、受过苦的以及其他可能被遗忘的人都以独特的方式记录了下来。

 

亚瑟港于1877年关闭了,它所拥有的超过一个世纪的悲惨历史也随之逐渐消失在周围景物的美丽与祥和之中。但是正好20年前,这个田园般地方的平静再一次被暴行和悲剧所打破。

亚瑟港变成了一场大屠杀的发生地。包括游客和员工在内的35人被杀,23人受伤。塔斯马尼亚人马丁•布莱恩特(Martin Bryant)被判有罪并被判处35次终生监禁,不得假释。这场屠杀促使澳大利亚政府随后即颁布了更加严格的枪支管理法令。

 

 

Also available in: 英语